好二台

美女脱了内裤让男生摸& 色情短篇小说免费

时间: 2022-10-10 15:09:36阅读: 101次

 说可下醒了一个,咱家这是怎的啦,冲撞了哪路神仙连番出事。

    说大姑爷你醒了,娘这心才稍稍敞亮点儿。

    可是想起你二妹夫还在旁边屋躺着,心里仍像压块石头。

    朱兴德这才知晓,原来二妹夫和小妹夫与他在同一天出事,二妹夫为救小妹夫掉过壕沟。

    庄稼以防缺水,引水渠通常会挖的很深。

    小妹夫罗峻熙身上被摔出多处伤痕,左胳膊脱臼,正在旁边屋愧疚。

    奇怪的是二妹夫。

    按理,救人者压在最下面应该伤的更重,可郎中检查发现,外伤只胳膊肘擦破点儿皮,并没有摔到脑袋,很奇怪这是怎么个摔法,更奇怪用针扎都不省人事。

    在朱兴德没醒来前,郎中主动搞起封建迷信,曾暗示过左家人,说你家俩女婿脉搏强劲,很像犯了邪。

    如果再过一日不醒,抬走吧,或许叫跳大神的看看比针扎有用。

    小稻在娘的哭声中,忽然醒过神,建议道:“娘,要不打一巴掌呢?”

    说话间,眼冒精光指向朱兴德:“他就是被我打醒的。”

    啊,还能这样?

    不用朱兴德回答岳母,他二堂哥朱兴安就急忙点头。

    这都是实在亲属,不能眼瞅着犯急。

    快让你大闺女去吧,你大闺女是大力水手。

    心里不忘嘀咕,回头要嘱咐自家婆娘,以后见到左小稻客气些,以免被堂弟妹扇懵。

    瞧见没,堂弟都被打的死去活来。

    这回,面对的是杨满山,左小稻扇巴掌可没有小心翼翼。

    深吸口气:她这不是扇,是在救人。

    使劲全身力气,大姨姐左小稻手起巴掌落,二妹婿杨满山的脸当即被扇红,却没醒。

    这功夫,左撇子已经从白玉兰那里听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大闺女,你起开,爹来。”

    管是咋醒,醒了就行,打嘴巴子算个啥。

    左老汉毕竟是男人,在小稻之后,又一巴掌打下来,杨满山的右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肿一片。

    就不信这个邪,怎么还不醒。

    白玉兰也撸起衣裳袖子。

    在左撇子扒二女婿眼皮时,她像摇井把般,将胳膊一圈圈摇啊摇啊摇啊摇,啪嚓一声,打完都扑到女婿身上了,可想而知那力度。

    “娘!”

    二女儿左小豆手中的篮子掉地,筐里的干粮咕噜噜掉的满地都是。

    干啥呀,趁她不在,一个个排号打她男人。

    左小豆哭着上前护住杨满山。

    这一刻,管啥羞不羞臊的,她什么也顾不上。

    左小豆用手摸着杨满山的肿脸,一边心疼的摸,一边搂住杨满山的脖子哭道:

    “满山,是我对不起你。你先是救了我爹,伤到足足一个月不能动,差些死了,这次又豁出命救我妹夫。全是为我娘家。你爹娘要是还活着,他们怎会忍心让你这样。就我这样破事多的儿媳,他们都得让你休了我。都是我不好,都怪我。”

    左小豆哭的那叫一个水流成河,心底更深的愧疚是:

    成家一年多,她看不上住在山洞里的杨满山,怨恨杨满山借恩情向她爹娘提亲,所以他们两人至今没圆房。

    成亲那晚,满山拽她被子,她语气里满是厌恶和嫌弃:“别碰我”,他听出来了,一声没吭。从那之后,就再没碰她。

    她洗澡擦身,他会主动躲出去。

    共同生活的日子,她更是能不和杨满山说话就不说。

    这件事,杨满山从没向她爹娘告过状。

    而且猎只兔子归家,一半给她炖锅里,满山只吃萝卜不动肉,另一半趁新鲜紧忙送到山下她娘家。

    有好些次,她要是不回娘家看爹娘,她都不知晓杨满山又下山给她娘家送过草药、送过猎物。

    左小豆哭到眼睛红肿,却越哭心里越痛快。

    似将被迫嫁与杨满山的所有不甘心,都随着这一场流出来。

    沾了满脸泪,蹭了蹭杨满山的衣襟。

    再抬头时,小豆轻轻触碰一下杨满山粗糙的厚嘴唇,下定决心般:“没事儿,你要是这么躺着,我就伺候你。你要是能醒,往后咱俩好好过日子。”

    见证奇迹的时刻到了,杨满山眼睛亮的像山里的黑幽幽,嗖的一下睁开眼。

    要说满山这是咋了?

  宋奇狂吗?

    有点。

    但不狂还能叫年轻人吗?

查看更多文章...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