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二台

我要,受不了了,快亲我奶头小说: 我解开了岳的乳

时间: 2022-07-13 15:56:16阅读: 68次

    街上的路灯已经开启,晃着浑晕的光,夜空中的月亮像一个迷人的少女,散发着银色柔和的光辉。月,清夜满西楼。云落开时冰吐鉴,浪花深处玉沈钩。圆缺几时休。星汉迥,风露入新秋。丹桂不知摇落恨,素娥应信别离愁。天上共悠悠。

    走在街上的韶云和静茹,静静地没有言语,默契的脚步声,合着一样的频率。

    韶云和静茹静静的走在街上,天上的月亮照在身上泛着光亮,静茹的心怦怦地跳着,和自己喜欢的人单独走在一起,这个最近有些自卑的姑娘心里泛起了波澜。今天电影院与钱虹虹的谈话,让她感到了自己和钱虹虹之间差距,自己觉得和韶云之间距离在逐渐拉远。

    静茹仔细地回忆着她和韶云的过往,小学时候的亲近,初中时候的渐行渐远,心里很不是滋味。韶云的心还在电影院的音乐声中动荡着,没有回过神来。他侧脸看着静如,竟然惊异地发现静茹比以前的印象更漂亮了。她那已经略显高挑的身材,像白杨树一样可爱,从头到脚,所有的曲线都是美的,衣服仍然是半旧的。发白的浅蓝毛蓝裤子,淡黄色的上衣秀发扎起的马尾辫布鞋,是一种典型的乡村女孩的羞涩的美,让他心里一阵阵泛起了波澜。

    在韶云胡思乱想的时候,面前的静茹心里正像开水锅似的翻腾着。感情的潮水在心里涌动着,千言万语都卡在喉咙,心有些咚咚地狂跳着。想起自己今天和韶云一起听了演唱会,心里边虽然很开心,但是又有一种无形压力,她有一种难以说出口的胆怯。

    很快就走出了大街,快到校门口的时候,静茹怯懦的说:“韶云,要么我们先到那边走一走吧,待会再回学校好不好?”她很想和韶云多待一会儿。

    “好啊,那我们到桥墩那边走一走,待会再回去。”韶云领着静茹过了新华书店,走向一个过水的桥墩处。

    夜静悄悄的。离开了街道上的喧闹声,路灯已经渐渐被抛在身后,天上的星星已经出齐了。月光朦胧的照耀着,远处的大地上、庄稼田里,一切都是影影绰绰的。充满着一种神秘而朦胧的美妙气氛。

    韶云和静茹脚跟脚地来到桥上。桥下得水哗哗地流淌着,在寂静的夜晚像一首美妙的抒情小夜曲。静茹的眼光迷茫地望着远处,天上的月儿更明亮了,星子隐隐约约眨着眼睛,天空呈现出深邃的银白色,夜色太美了。

    过了小桥是朦胧的麦田,在月光下朦朦胧胧,泛着黑黝黝的绿光,月色下麦田间的小路,有层层夜雾弥漫,像一条环绕在田间的锁链。韶云和静茹沿着小路走着,潮湿的气息吸进鼻孔是那么的清凉清香。

    走到一处凸起的田坝上,韶云坐了下来:“静茹,坐会吧,看看天上的月亮,真美。”韶云招呼着静茹。静茹停了下来,先是有些胆怯地但坚决地挨着韶云坐了下来。两个人挨着坐在一起,双手抱着膝盖,抬头看着天空中月亮。

    “那里有嫦娥仙子吗?你看那棵树多漂亮啊,吴刚还在砍着那棵树,好像永远也砍不倒。”韶云看着天上的月亮轻轻地对身边的静茹说。

    “你说嫦娥仙子为什么要去广寒宫呢,玉兔能飞下来吗,还有后羿真是嫦娥仙子的恋人吗?”静茹也对天上的月宫产生了联想,和韶云聊起了嫦娥。

    “嫦娥奔月只是一个美丽的传说,民间流传说,嫦娥为了长生不老从后羿手中抢走了药物。吃掉以后直接飞升上天,进入了广寒宫,结果就在寂寞的广寒宫中度过余生。后羿和嫦娥虽然是恋人关系。但还是比较自私的,为了长生不老舍弃恋人,也让人在谈到她时产生感慨。”韶云把自己对嫦娥的理解说给静茹听。

    两个人仰着脸静静地看着银盘一样的月亮,心里荡漾着一种温馨的感觉。“嫦娥仙子下不来了,吴刚就是把树砍断了。也出不了广寒宫。玉兔也是,美丽的长生就是孤独终老的代名词吧。”静茹嘴唇动了动,也把自己对月宫的看法和韶云说。

    “是啊,所以后羿和嫦娥就是凄美的恋人,千万恨,恨极在天涯。月宫不知心里事,嫦娥空落眼前花,摇曳碧云斜。月宫看着很美,但不如人间烟火实在。”韶云的认知更加深邃。

    “还有传说,月里嫦娥逗玉兔,吴刚只砍桂花树,便成为永久爱情神话定格在月宫,也成为美丽香醇的月里旧事”韶云看的多知道的也多,就和静茹说道。

    “嗯。”静茹只是动了动嘴唇嗯了一声算是赞同韶云的观点。沉默了一会儿她的心里有些慌乱。慢慢地,她靠近韶云:“韶云,我感觉有点凉,你冷吗?”静茹轻轻地把头靠在韶云的胳膊上小声地问道。

    韶云下意识地和静茹靠在一起:“是有点夜寒了,要不我们回去吧,我不冷。”韶云有些迟疑,音调异常柔和。韶云的心也有些慌乱,他担心静茹着凉,手想揽着静茹又有点僵硬,情感在心中纠结着。

    月亮渐渐的偏斜了,夜风有点凉,空气中弥漫着雾气,远处的村庄更加迷幻。韶云对静茹说,“我们还是回去吧,天有凉了。”

    静茹靠在韶云胳膊上的头轻轻的依偎了一下,小声的回答道,“好吧,那我们现在就回去吧。”两个人站了起来,往学校的方向走,夜雾环绕着,就像天空中的云朵一样飘忽。

    雾气像白色瀑布一样在空气中流淌着,周边的田野上空白茫茫的,雾色更加浓郁,雾气,稍远些,野木丛,电线架,教学楼啊,什么都模糊着看不清,似乎一切都在雾中飘浮。月光更加清晰。四周的一切都在朦胧中,两个人沉浸在夜色的包围中,静静地沿着小路往回走。

    田野里,各种甜蜜的气息如同音乐般沙沙地响着,像音乐从野地里飘来。两个人彼此的呼吸声都能听得到,寂静的,犹如一只毛茸茸的温暖的手,轻轻的抚摸着彼此的心灵,一切都沉淀在心坎了。

    仰望着漫天的星斗,渐渐的变得更加明亮,夜空无止境的延伸下去,深远的天空越来越高,不断地出现新的眨眼的星星,地面上雾气腾腾,轻轻的仿佛要韶云和静茹从地面上举起来,送到月宫中。

    神奇的大自然,夜色和周围的一切融为一体,被银色的月光照着,淡淡的静逸。夜的雾珠轻轻的落在草尖上,麦田上面一层形成了湿漉漉的光环,青草叶子也越来越光亮,就像水晶一般清澈透明。

 

    草叶尖上的珠气如同迷雾一样。跟在韶云的身边,静茹心里非常依恋,快出麦田埂时,静茹弯下腰从路边的田野里,摘了几片麦叶儿在手里揉着,闻着叶子散发出来的清馨的草味儿。“韶云,麦田的叶子好清晰,有一首诗词这样写道:春叶草,如种复如描。深映落花莺舌乱,绿迷南田客魂消。日日斗青叶若袍。风欲转凉,柔态不胜美如娇。远翠天涯经夜雨,冷痕沙上带昏潮。谁梦与兰苕。夜晚月色下的麦田真美。真不想回去。”静茹轻声地吟完诗词对韶云看着说道。

    “水是眼波横,山是眉峰聚。欲问行人去那边,眉眼盈盈处。才始送春归,又送君归去。若到淮畔赶上春,千万和春住。我们这大平原在晚上的月光下,平坦的麦田确实很美。夜凉了,我们还是回去吧,早上在帝湖游玩,杨雨奇落入水中,下午就生病了。”韶云轻柔地和静茹说道,然后拉起静茹的手跳过田埂走到大道上。

    走到来时的桥墩上,静茹突然停在桥上缓缓地对韶云说:“韶云,如果有一天,我们猛然发觉自己所需要的同行者并不是对方,那时又怎么办呢?韶云你走你的路,你的成绩那么好,好好学习,我们不能经常在一起,你自己多操心自己。不像咱们以前在村子里上小学,本乡本土的近,现在虽然在一个学校,可我感觉疏远了,谢谢你今天的电影票,你不知道,我是怎样的喜欢你……”静茹说不下去了,掏出手帕塞在了自己的嘴里。

    韶云眼睛里也涌满了泪水,他不敢看静茹,说道:“你……哭了……”

    静茹摇摇头,泪水在脸上刷刷地淌着,一串一串掉在桥下的流水里,清朗朗的小桥下的河水,流过桥洞,流进了夜雾弥漫的小河里……”她的声音仿佛在夜雾上飘。

    韶云听到静茹的话,思索着最后语速猛然加快坚决地说到:“给我们彼此五年的时间,等到五年以后,也许就能明确地回答彼此了。静茹,我们现在不想,好好学习。”

    “嗯,你说的对。回去吧!”静茹故作轻松地笑了一下,转脸看看月光下韶云那张幽光的脸,疾步往前面走去。

    到了学校门口,静茹要会宿舍了,静茹看着韶云即将离开的身影恋恋不舍。

   韶云的学校生活越发紧凑,除了上课做作业,所有的时间都放在课外阅读上,早早晚晚的锻炼身体从没有间断过,即使是刮风下雨,也会找一个适合的地方锻炼。

    静茹保持着低调的生活节奏,她在压抑着内心的渴望,随着年龄的增长,来自家庭和自身的自卑感无法消除。虽然很刻苦但成绩却很难提高。

    春天的脚步随着春风踏遍了淮河两岸。钱虹虹穿着一件清纯的白色衬衫裙,皮肤白净,高贵、漂亮、迷人。春暖花开日,细雨初歇,在学校的操场上,她挥舞着白色的羽毛球球拍。打球的姿势相当优雅好看,动作轻捷,拍子轻轻一扬,白色羽毛球像只小白羊,在球拍上“啪”地跳过去。和她对阵的梁珊珊虽然体能身高占优势,但也不得不佩服钱虹虹的灵巧和刁钻。

    坐在篮球架的底盘上,手里正读着书的韶云也被她们俩的:“嗨!嗨!”声惊到,不由得抬起头看着她们兴奋的厮杀。

    韶云正读到:白莲池上当时月,今夜重圆。曲水兰船,忆伴飞琼看月眠。黄花绿酒分携后,泪湿吟笺。旧事年年,时节湖畔又采莲。

    随手放下书本走了过去,刚巧球飞过面前,韶云伸手像捕捉小鸟一样,抓住了飞过的羽毛球:“你们俩打的挺热火啊,谁把球拍让出来,我也试试?”看到羽毛球在韶云手里,梁珊珊抹了一下头上的汗水:“给你,和钱虹虹打吧,希望你能打败她,我累死了。”梁珊珊把自己手里的球拍,递给韶云让他和钱虹虹对战。

    “那我就不客气了,我从来没有打过羽毛球,球拍都没有摸过,估计不是她的对手。”韶云接过梁珊珊的球拍客气地说道。

查看更多文章...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