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二台

爽 好舒服 快 深点总裁* 公车上的奶水h在线阅读

时间: 2022-09-17 11:54:37阅读: 65次

 他一眼便看出这两个名字所蕴含的意义,那是她在纪念她的母亲。

    再一看出生年月日,往回推算,大概是离婚之前两个月就已怀孕了。放在键盘上的手一僵,全身的血液都往脑部冲去,呼啸着,蹦腾着,头痛欲裂。

    很多事,就是这样错过了。

    在得知离婚一个月后她妈妈就去世时,他已心痛难当,如今再想到当时的她,独自面对丧母之痛,独自承担怀孕、抚养双胞胎的辛苦,在一个陌生的城市艰难度日,他的心便痛得没有知觉了。

    那时的他在哪里?他在国外自怨自艾地消沉着,自我折磨着,他的痛苦跟她比起来算什么?

    也是这一刻,他忽然就明白了听澜为何如此排斥他,为何坚定地不回到他的身边。因为他没有资格啊,这几年,他但凡肯回头看她一次,哪怕一次,即便是以朋友的身份,对她的生活帮上一点忙,她也不必如此辛苦。

    就是这样错过了,在她最需要他时,他不曾出现,如今她已熬过所有困难,又怎肯再回到他的身边?

    从见到孩子们那一刻的欣喜,激动到现在的懊悔及心疼,各种情绪交错复杂地夹杂在一起,让他有些喘不过气,在回京城以及来H市时,他一直笃定听澜对他的感情,所以只要把父母的问题都解决了,他们一定可以从头开始。

    但看到孩子们时,他才知道听澜对他的恨没有丝毫伪装,是他把她的生活搅得天翻地覆然后自己远走高飞,让她独自面对一切困苦。

    她恨他,情有可原。

    孩子的信息表,他忍不住截图,然后发给陆阔看,心中那份情绪,总要找一个人宣泄一下。

    陆阔深更半夜收到这张莫名其妙的信息表,再认真看一眼信息表上两个孩子的头像,精明如他,顿时从床上蹦起来,一叠声的

    “我草,我草..”想骂脏话,却又只本能反应骂这两个字,最能精确表达他此刻炸裂的心情。

他尚且如此,那卓禹安呢?他不过是善于克制自己而已,再汹涌的情绪也被藏得很深,外面让人觉得一贯的冷静。

    但他能深更半夜给陆阔截图孩子们的信息,就已是克制不住了。

    “你现在在哪里?”陆阔似乎比他还激动。

    “在H市。”

    “我现在过去。听澜真牛,她怎么就这么牛?”陆阔也是替卓禹安感到又痛又高兴,还有一点无力感,这么大的事,她怎么就瞒得滴水不漏,这么几年,她到底怎么过的啊?

    又让人觉得心疼,又让人觉得生气。

    陆阔跟卓禹安从小一起长大,也只有他对卓禹安的心情能够感同身受,他定了最近的航班赶往H市,其实去了也不知道能做什么,或许是想陪卓禹安,也或许是想看看他的孩子。

    去往机场的路上时,他脑子里还是只有我草这两个字来形容他的震惊程度。

    然后卓禹安这个变态,一路上不停地给他发孩子们的视频,就是幼儿园监控系统截下来的视频,那么多孩子,又穿着一样的校服,对于素未谋面的孩子,他完全认不出来,但是卓禹安竟然用红色的圈圈画给他看。

    陆阔激动完,就有些无语了,这跟那些天天刷屏晒孩子的爸爸们有什么区别?他生平最烦这种行为,见一次,拉黑一次。

    “你入侵人家监控系统的行为是违法的知道吗?”

 

    “我看自己的孩子,怎么会违法?”卓禹安振振有词,该法盲时就当法盲,不过这个系统确实不安全,而且视频质量太差了,改天给他们免费赠送一套卓远科技的。

    “呵!”陆阔发了一个冷笑,然后紧跟着也发了一个截图给他,是刚才收到的孩子的信息表,并且也用红色的圈圈,圈出重点信息。

    父亲一栏:无

    卓禹安看到之后,则直接关了聊天界面。

    陆阔清晨到达H市,卓禹安还算有点良知,到机场来接他。两个大帅哥一早出现在机场,还是很惹人遐想的,尤其两人昨夜都没睡好的样子。不时有清晨赶飞机的年轻女孩朝他们看来,就是很养眼。

    卓禹安大部分时候都是穿着高定衬衫,商务精英范十足,而陆阔呢,常年休闲装,昨晚出门急,穿着某奢牌的大短裤,球鞋,上面披着休闲外套,截然相反的气质,却又莫名和谐。

    两人并排前行,进了卓禹安的车。

    这车呢是卓远科技在H市的总经销商给他提供的,他来H市,总经销商原想安排他的所有衣食住行,他拒绝后只借了一辆车方便出行。

    陆阔就是一冲动就来了,等真到了这里,也没有主意,他们能做什么?好像什么也做不了。

    “先去幼儿园看看他们。”陆阔提议。

    “嗯。”

    离幼儿园上学还有两个小时,两人把车停在不远处安静等着。

    “你接下来有什么计划?”陆阔问。

    “还没想过。”卓禹安如实回答,对听澜,他一直是势在必得,也在努力扫清他们之间的障碍,昨晚,他母亲程知敏还兴高采烈给他看另外几家高校的图书馆设计图,让他帮忙拿主意,母子的关系正慢慢缓和。

    原以为只要扫清障碍,听澜迟早会回来,可看到两个孩子时,他忽然不确定了。两人有这样的血脉相连的关系,听澜都不肯回头找他一次,那他想不出还有什么理由能让她回头的,何况她身边还有别的优秀男人。

    陆阔一晚没怎么睡,此时坐在车里等待时有点昏昏欲睡,为了打起精神开始给卓禹安出馊主意。

    “我觉得你想追回听澜不容易,她那倔脾气要肯回头早回头了,何况现在人家还有那么优秀的男朋友。”他戳中卓禹安的痛点了。

    “所以呢?”

    “所以现在突然出现的两个宝宝是你最好的机会,只要争得两个孩子的抚养权,听澜肯定乖乖回到你身边,到时候你们一家四口团团圆圆,皆大欢喜。”

    一家四口团团圆圆?

    卓禹安单是听到这句话,就生出无限的向往。

查看更多文章...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