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二台

资治通鉴(最爱读国学系列)读书赏析 读后感(3)篇

时间: 2019-08-05 05:43:06阅读: 1289次
作者:司马光
《最爱读国学系列(第2辑):资治通鉴》是北宋著名史学家、政治家司马光及其助手刘攽、刘恕、范祖禹、司马康等人历时19年编纂的一部史学巨著。全书按时间先后顺序记叙了从周威烈王二十三年(公元前403年)到后周显德六年(公元959年)为止,即“上起战国,下终五代”共1362年的历史,是我国第一部编年体通史。全书共354卷,约300多万字。其中尤以隋唐五代为重心,占了全书内容的五分之二,是书中最具价值的部分。
资治通鉴(最爱读国学系列)读书赏析 读后感 第(1)篇

【玩味野鸡】n雉,我们的祖先很早就认识了。读过《诗经》的便知,里面有很多提及雉的诗。如《雄雉》,“雄雉于飞,泄泄其羽。我之怀矣,自诒伊阻。雄雉于飞,上下其音,展矣君子,实劳我心。”这是表达女子对男人的思念之情的,我试着意译,大致如下:“公山鸡,扇着他的大翅膀,又不知飞哪儿去了。我好想他呀,可惜天各一方。公山鸡,扇着大翅膀边飞边叫,声音时而低沉时而嘹亮,真酷真帅真英武,那就是我的男人啊,害得我啊想他想得心发慌”。由此可知,在思无邪的时代,雉的形象是很正面且褒义居多的,不然女人也不会用它来形容自己的情人。“雉经”,就是上吊的意思。据说以前的雉只要一被人抓住,就“屈折其颈而死”,古人认为它品德高尚,堪为人范,所以从周代开始呢,雉便正式跃入政坛,地位还不低,证据就是它的全身照出现在了天子的冕服上,因为有条长长的漂亮尾巴,还有了专属雅号“华虫”。那是雉的光辉岁月。直到两汉,刘邦一称帝,雉便遭到前所未有的排挤与打压,地位和形象一落千丈,差点还被抹杀殆尽。因为皇帝的老婆姓吕名雉,果决狠厉,还大权在握。没办法啊,一国不容二雉,为避免落得个与戚夫人一样的下场,既然吕后是真“雉”,那雉便只好在更名通知书上签了字——我同意改名为野鸡。其实,落笔的霎那雉便后悔了,太屈辱了,我要不要学祖先雉经?n果然,这个名字便是耻辱的开端,上千年了,压得它至今翻不了身,非但正不了名,反而愈来愈邪乎。说到唐明清那数百年,雉百感交集,凭借屁股上那条雄长的漂亮尾巴,雉其实依旧在政界颇出风头。比如皇帝们出行时摆谱用的仪仗,那些豪华气派两两相对的大扇小扇团扇,就是雉尾做的。当然,一时风光着实来之不易,雉付出的代价是极其惨重的,甚至有些不堪:拔光了遮羞毛,露了腚。故而清末时,不知如何“野鸡”便有了另一重含义:青楼中的无证经营者,性别也从雄变成雌。雉欲哭无泪,同样的尾巴,同样是出于喜欢,周人为我取华名,谁知他们却爱动手拔?n更让雉想象不到的是,随着社会发展,野鸡独有的“无证经营”的含义也与时俱进,从青楼业逐渐扩大,而今已广泛应用到方方面面,野鸡官,野鸡教授,野鸡品牌,野鸡大学等等等等。一念到此,雉便痛不欲生。

资治通鉴(最爱读国学系列)读书赏析 读后感 第(2)篇

【煮饼】n《资治通鉴》五十三卷,读到梁冀置药“煮饼”毒死年仅九岁的孝质帝刘缵,那么,什么是煮饼呢?我觉得就是现在的面条。曾因极爱吃面,所以我粗粗探究过面条的来历。以前一直以为面条是魏晋时才出现的,毕竟“傅粉何郎吃面”的故事人尽皆知。现在看来,似东汉末年,至少公元145年便已有。当是时,真可谓是“饼天下”:上锅蒸的叫蒸饼,也就是武大郎卖的炊饼,现今的馒头是也;炉中烤的叫胡饼,后又称麻饼,还有烧饼;水煮的呢,就叫煮饼了,也就是现在的面条,其别号还有汤饼、索饼、水溲饼等。别看现在面条似乎家家户户想吃多少便能吃多少,在当时,大约因为面食家族刚刚问世,那可是个了不得的稀罕食物。有条件有资格吃汤饼的,必得非贵即富,其他人呢,只好站在一边干看:“行人垂液于下风,童仆空瞧而邪盼。擎器者舔唇,立侍者干咽。”嘿,区区一碗面,竟能把人馋成那样,若非前人白纸黑字,实叫人难以置信吧?n既然当时汤饼那样稀罕那样美味,身为皇帝的刘缵有得吃却是正常。可惜了,被梁冀下了毒,就那样一命呜呼了。

资治通鉴(最爱读国学系列)读书赏析 读后感 第(3)篇

【桓帝厕中定策除梁冀】n大名鼎鼎的邓绥邓太后的侄儿邓香,他与妻子“宣”生了女儿邓猛。邓香死后,宣改嫁梁纪为妻,也就成了梁冀的妻子孙寿的舅舅的老婆。孙寿见邓猛貌美,就把她送进宫,没想恩宠日隆,竟封至贵人。当时梁冀那当皇后的妹妹已死,为固宠,便将邓猛改姓为梁,强认作女儿。邓氏一族非比寻常,毕竟邓太后可是执政将近十六年的人。梁冀忌惮,便派人去杀邓猛的母亲宣。精彩的来了!宣家与袁赦是邻居,当刺客爬上袁赦家的屋顶时,被袁赦发现了,袁赦马上擂鼓通知宣家。宣飞奔入宫告之皇帝,皇帝果然勃然大怒,即刻单独叫小太监唐衡一起去厕所,问清可统一战线之人并召集在厕所密谋除奸。定下大计后,皇帝咬破太监单超的手臂,出血为盟![捂脸]n当然了,这如雷霆之击的军事行动,最后是成功了,梁冀夫妇自杀,梁孙两族满门抄斩。即立梁贵人为后,后改姓薄,最后又改回本姓邓。《资治通鉴》这段实在精彩,读着捧腹不止。然大笑后不由唏嘘,看似必然之历史,其实多么偶然。

查看更多文章...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