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二台

国产真人私密剃毛 挺进老师嫩嫩的身体

时间: 2022-09-29 15:41:10阅读: 16次

在别人看来,这不是傻子嘛,人家千方百计瞒报少报面积好少交点钱,陈棋却一心想多缴费?

其实这是人家不懂,这地段,不拆迁还好,等拆迁了那可是看房本上登记的面积来赔偿的,现在才多交了几十块钱,将来可能就是多赔几百万。

当然这事也只有重生者才知道,一般人看不到这么远。

因为不涉及迁户口,不用迁粮食关系,后续只要去居委会报备一下就行了,至此,鲁迅路的宅子就彻底属于了陈棋本人。

房东也爽快,拿到房款后的第三天就搬家走了。

走之前,老两口将房子里里外外,上上下下都打扫得干干净净,所有家具都整整齐齐摆放着,没有缺少一样,连锅碗瓢盆都没带走。

最后将钥匙放在了卫校门卫处,甚至都没有告别,就这样走了。

完全体现了老牌读书人的那种清高,还有那么一点点社恐。

陈棋拿到钥匙后,直接在传达室门口蹦哒了半天,差点让王师傅以为他被鬼上身了呢,越来越不稳重。

星期六下午,陈棋邀请了王闪浓、丁碧涛、尹继刚、祁志义,还有108寝室的兰丽娟、边红恩、马小娜、李素娟。

一群同学从卫校出来,手里还拿着抹布呀,扫把呀等等清洁工具,除了祁志义,其他人都莫名其妙。

“陈班长?你不会是想趁星期天,带我们去哪里义务劳动吧?”

边红恩忍不住问了出来。

丁碧涛同样忍不住吐槽了:“就是,二哥,这大冬天的不美美睡个懒觉,你咋还要让我们出去劳动呀。”

这话引起了大家的共鸣。

祁志义捂着嘴在偷偷地笑。

兰丽娟看到那一脸淡定陈棋也觉得奇怪,心里暗暗骂道:古里古怪的,神经。

陈棋当然不肯说喽,要给大伙儿一个意外嘛:“好了好了,别猜了,反正今天劳动了亏不了你们,晚上我请吃牛肉火锅,怎么样?”

“哇,陈班长你路上捡钱啊呀?牛肉火锅,想都不敢想好不好。”

李素娟夸张地叫喊了起来,“兰丽娟,管管你家陈棋,现在越来越会吹牛了。”

兰丽娟听得脸通红通红:“呸,打死你个死丫头,陈棋是你家的才对。”

李素娟一脸惊讶:“哟,这可是你说的?你不要我可要了,班长,你看我长得怎么样?要不咱俩。”

陈棋赶紧拼命摇头:

“咱俩是革命同志,比蒸馏水还纯,你可别瞎想,我已经名草有主,心有所属了的,你哪怕得到我的人,也得不到我的心。”

 

哈哈哈,大家都笑成了一团。

当陈棋打开那把大锁后,所有人都有点奇怪,奇怪陈班长为什么带他们到这里来。

进到屋中后,大家都有点拘紧。

这里除了祁志义外,其他几人都是农村学生,什么时候见过这么“豪华”的大房子?

陈棋和祁志义里里外外,楼上楼下去逛了一圈,发现房子里干干净净,什么床呀、椅子呀、桌子柜子什么的全部都在,甚至连厨房里的碗盘都是齐全的。

不但齐全,全部都是干干净净堆放在那里。

这让陈棋的心中,不禁对那位房东老头起了由衷的敬佩,也为自己能碰到这样的房东感到幸运。

等他转了一圈回来,发现几个同学还站在院子里东张西望,缩手缩脚的样子,不禁笑出声了。

祁志义奇怪地问道:“喂,你们几个干嘛?外面吹着寒风不冷的啊?”

边红恩有点不好意思:“这是谁家呀?咱们都不认识,哪像你们两个脸皮这么厚,一进屋子就当自己家里一样。”

祁志义手点了点旁边的陈棋:“这可不是陈棋的家嘛?你们不知道?他没说?”

陈棋耸耸肩:“更正一下,确切地说,是我海外的亲戚送给我的房产。”

“哇~~~~”

这下所有人都惊呆了,开什么玩笑?什么狗大户亲戚?一送就送这么大的房子?

王闪浓几人狐疑地看着自己这位死党:“真的假的?怎么没听你提起过?”

陈棋眨眨眼,示意咱们回头再说,然后拍了拍手道:

“我叫你们来,就是想让你们帮我打扫下卫生,不出意外的话,过年我就要在这里生活了,到时我姐和我弟弟妹妹都会接到,也欢迎大家把这里当作咱们毕业后的聚会地点。”

马小娜环顾了一周,拍着胸脯说道:

“天呐,这么大的房子,这么多的房间,还有这么大一个院子,你们一家人怎么住得过来?这宅子跟我们村里的小学一样大呀。”

就连兰丽娟也有点震惊,要知道她家里5口人,现在也只有一间小破楼而己。

每年寒暑假回去,她都只能跟妹妹拼一个床,生活条件那不是一般地艰苦。

眼前的大房子,是她这辈子做梦都不敢想的,于是眼神里就有了几分好奇,几分羡慕。

陈棋一直在观察她的表情,看到兰丽娟好奇在房子里看来看去时,悄悄凑了过去。

“怎么样,这房子还满意吗?”

兰丽娟白了他一眼:“满意,当然满意喽,可是跟我有什么关系?”

陈棋撇撇嘴,“现在没关系,说不定以后就有关系了呢?”

“你……”

嘿嘿,陈棋当然早就跑远了,撩妹是个技术活,偶尔刺激一下可以,千万不能弄巧成拙。

陈棋跑开以后,兰丽娟看着这“气派”的楼房,再看到明亮的家具,心里不禁一阵泄气,同时突然闪出一个念头,似乎陈班长人也不错?

可惜,如果没有潘叶的话……

尽管她心里对陈棋有好感,但打死也不可能做出挖别人墙角的事情,这是她自己的原则。

宅子里其实已经很干净了,陈棋和同学们打扫了一上午,便已经是干干净净了,连院子的石板地面都用井水冲洗了好几遍。

这年头的农村学生都很实在,干活是真下死力气,一点都不会偷懒。

等大伙儿忙活了半天后,肚子已经饿得咕咕叫了,这时候,突然从东厢房里飘过来一阵香气。

丁碧涛闻了闻:“怎么这么香?”

查看更多文章...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