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二台

打臀缝细鞭 强迫性奴剃毛

时间: 2021-06-10 16:17:01阅读: 20次

  今天的火狼怎么这么活泼?她都有点不太习惯了!

“你这又是什么眼神?”

    “没有,想事情而已,就是在想事情。”

    这么刁钻的问题,让她怎么回答?

    难道和他说,他好奇怪?

    到时候,他只怕又得来个十万个为什么了吧?

    “好吧,不想其他男人就行。”

    “……”

    火狼这话,今天好像不是第一次说了吧?

    想其他男人?这不明摆着说她想东方吗?

    刚才也没想到东方的,现在经火狼这么一提醒,上车之后的申屠轻歌便一直陷入自己的沉思中。

    东方现在到底在哪?他在忙什么?为什么一直不肯和她联系?

    他对她是不是失望到底了?这辈子也不想再搭理她了?

    一个又一个问题缠绕在申屠轻歌心里,却没有人能够回应她。

    申屠轻歌的改变,火狼也能感受得到。

    原本想着说点什么,来引开她的注意力。

    可想了很久,却不知道自己到底还能说什么来哄她。

    申屠轻歌是不知道,她所谓的油嘴滑舌,他可是专门学了很久才学会的。

    为的就是在她不开心的时候,多给她说一些暖心的话,让她开心些。

    都说女人都是感性动物、视觉动物,他都做到这份上了,难道她真的一点感觉都没有?

    甚至,对于他的付出,她还觉得不过是哄小女生的把戏?

    除了她以外,他哄过哪个女孩子了?

    “……轻歌,是不是今晚的菜式不合你胃口?怎么看起来闷闷不乐的?”

    等两人吃过饭,回到公寓后,火狼看着一声不哼的申屠轻歌。

    “没有,就是想到今天拍摄外景的事,不知道这项目还要维持多久,有点棘手。”

    “怎么棘手?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说,不管去哪里,我都陪着你。”


 

    火狼这话不是在哄她,他是真的这么想的。

    一直以来,他都觉得她的工作特别的累。

    要不是清楚她喜欢闯自己事业,他真的很想和她说一句‘别干了,我养你!’

    但火狼很明白,申屠轻歌又怎么甘于当一个全职太太。

    “再说吧,我先进去洗个澡,待会选照片,你要不要和我一块讨论讨论?”

    “可以,那我也先回房洗澡去,半小时后书房见。”

    申屠轻歌点点头,举步便往自己房间返回。

    自从在岛上回来,东方也离开之后,她就和火狼住在同一所公寓里。

    按照火狼的意思,就是想要提前适应一下婚后生活。

    婚后生活……

    好吧,这个词为什么感觉离她这么遥远?

    她之前和东方也住在一起五年,她还从来没想过这个词呢。

    她以后真的要和火狼结婚吗?

    那东方呢?他怎么办?

    知道他们结婚,他会不会很伤心?

    因为这些问题,申屠轻歌不管在做什么,脑海里也会浮起那张熟悉得让她心尖发疼的脸孔。

    进了浴室之后,她看着镜子里头的自己。

    就这么安静看着,不知道看了多久,她将放在一旁的手机拿了起来,熟练地拨出一组号码。

    “您好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还是那把机械女声,那么的冰冷,冷得申屠轻歌的心也冰冷得彻底。

“东方,你到底去哪了?为什么这么久也不肯接我的电话?”

    将手机挂断后,看着写着“东方”两个字的备注。

    申屠轻歌只觉得鼻子酸酸的,难受的很。

    “我已经洗好了,先去书房等你。”

    就在这时候,火狼的短信被发了过来。

    看着他的短信,申屠轻歌刚才飘远的思绪,也才慢慢被拉回到现实当中。

    可哪怕是这样,她还是会时不时想起东方,很想知道他现在到底在哪,在做什么?

    那一晚,申屠轻歌和火狼在书房,一直待到十一点多。

    要不是火狼一直让她回去睡觉,只怕像她这样的工作狂,又得要加班到凌晨。

    回到房间后,简单洗漱了下,申屠轻歌回到床上躺下。

    明明白天做事做得那么累,早就已经累得不行。

    可她却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

    脑里心里全都是和东方生活的点点滴滴,无论任何时候,他都会将她保护得很好。

    忽然似想到什么,申屠轻歌激动得连忙在床上坐起。

  • 孤独的进化者读后感
  • 任正非商业的本质读后感
  • 朱明王朝读后感
  • 云上与母亲的99件小事读后感600字
  • 查看更多文章...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