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二台

高潮喷水抽搐 美妇娇喘

时间: 2021-06-10 16:26:09阅读: 38次

   周律师毕恭毕敬告知包镇海情况:

    “他现在非常的暴躁和凶横,会攻击任何靠近他的人。”

    “我只是凑过去问他想不想喝杯水,他就一拳打在我的眼睛,差一点就打瞎我了。”

    “不过连夜从境外赶回来的包小姐,正带一个国外精神科医生亨利给包会长看病。”

    “看他样子好像有办法救治包会长。”

    周律师还补充一句:“包小姐,包浅韵,包会长义女,是负责海外业务的,剑桥博士。”

    “看来情况不乐观啊,不过没事,带我去看看。”

    叶凡轻轻挥手:“我应该有办法解决。”

    周律师忙向前方侧手:“叶少,请。”

    “对了,你还在包氏商会?”

    走出几米,叶凡语气玩味:“包会长没把你踢走?”

    不管周律师当时是不是无路可退,但他喊出的百分之五十一,确实成了叶凡掌控包氏商会的手段。

    周律师算得上包氏商会叛徒,按道理应该不会被留下来才对。

    “这是托叶少的福。”

    周律师恭敬出声:“我那一嗓子,叛了包氏商会,但也算叶少半个人。”

    “他们担心把我驱赶了,不仅会给叶少留下小器印象,还会引来叶少对他们的不满。”

    “所以不看僧面看佛面把我留下了。”

    “我不惧报复留在包氏商会,是想看看有没有机会报答叶少。”

    “除了当初叶少高抬贵手留我一命之外,还有就是你打醒了我让我重新做人。”

    “那晚我就暗暗发誓,以后只要叶少需要,我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周律师这一番话说的大义凛然滴水不漏,还一副愿意为叶凡肝脑涂地的态势。

    “有点意思,先混着吧,以后有你表现机会。”

    叶凡淡淡一笑:“只是不准再干欺男霸女的事情。”

    “谢谢叶少,谢谢叶少!”

    周律师一怔,随后欣喜如狂:“我如再犯错,你断我三条腿!”

    说话之间,两人已经来到了包镇海的特护病房门口。

    还没推开大门,叶凡就听到一阵挣扎和嘶吼声:

    “滚,滚……”

    正是包镇海的声音,只是失去了昔日温润,更多是带着一股凄厉。

    宛如女人歇斯底里之时的尖叫……

 听到里面有动静,周律师颤动了一下。

    但他很快控制住自己情绪,先快半步推开虚掩的门。

    叶凡抬头望了过去。

    视野清晰。

    他见几个医院护工和保镖正死死按住包镇海。

    一个身材高大的金发男子把一筒针水打入包镇海的身体。

    包镇海不断反抗,把柜子、吊瓶、床单全都弄的一塌糊涂。

    时不时还想用牙齿去咬人。

    整个状态宛如垂死挣扎的野兽。

    叶凡还捕捉到包镇海疯狂的眸子中,有着一片血红堵住了瞳孔……

    针水慢慢打完,包镇海动作慢了下来,好像受到了麻醉,倒在床上不再挣扎。

    看到包镇海安静了,众人才如释重负松了一口气。

    叶凡却一脸凝重,他发现,包镇海的瞳孔更加血红。

    红的恐怖,红的尖锐,红的甚至倒映出又一双眼睛。

    只是这点血红,比起包镇海全身的伤势不算什么。

    而且他歇斯底里的挣扎,也让人误认为他是血气上涌。

    唯有叶凡看出了端倪。

    旁边的南宫幽幽更是捏出了锋利白刀,还露出要捕捉猎物的笑容。

    叶凡按住南宫幽幽手背不让她动作。

    不然一刀下去,只怕全村人都要去包家吃饭。

    此刻,金发男子正直立起腰,他也很是满意自己的杰作。

    他转身对着一个身穿衬衣窄裙长袜的瓜子脸女人开口:

    “我这枚光明神针打下去,包先生病情就稳住了。”

    “我明天再过来打第二针,他就会彻底恢复正常。”

    金发男子笑容很是暧昧:“包小姐可以放心睡个好觉跟我吃个饭了。”

    “谢谢亨利先生,父亲好了,我一定请你吃饭。”

    瓜子脸女人轻笑出声:“这是你的两百万酬金,也是我包浅韵一点心意。”

    她开出一张支票塞给了金发男子。

    叶凡趁机扫过女人一眼,女人有点高静的御姐风范,强势,干脆,又带着一点傲然。

    只是她的目光更加高高在上,好像看什么都不过如此态势,宛如她能掌控天下局势。

    周律师轻声向叶凡介绍一句:“这就是包小姐。”

    在叶凡轻轻点头中,包浅韵正查看父亲数据。

    她看到仪器趋向正常数据,就很是满意点头,随后让人送金发男子出门。

    她还好奇瞄了一眼门口的叶凡,有点诧异病房怎么出现一个陌生人。

    不过她看到是周律师陪同,就以为叶凡是包氏商会的子女,前来探视父亲巴结包氏。

    周律师见状忙出声:“包小姐,这是叶少……”

    “父亲身体刚好要休息,你们看几眼就离开吧。”

    不等周律师把话说完,包浅韵就语气淡漠开口:“别打扰太久!”

    周律师焦急喊道:“包小姐……”

    “叮——”

    没等他解释叶凡身份,包浅韵手机响起,她扫视来电,马上欣喜接听:

    “媛姐,怎样?有没有机会约到齐小姐、霍小姐、金会长或舞小姐她们啊?”

    “我就是听到她们飞来海岛,所以火急火燎从境外飞回来。”

    “我有好几个境外大项目需要她们帮忙……”

    “对,我家里也出了点事情,但在我掌控中。”

    “我哪里知道金会长她们来海岛干什么。”

    “什么,她们要组建最强闺蜜团?这就更加坚定我要拜见她们的心了。”

    她哀求一声:“媛姐帮帮忙,想法子让我请她们吃顿饭,事后必有重谢……”

    叶凡一怔,止不住也瞄包浅韵一眼:

    霍紫烟她们组建最强闺蜜团?

    这些妖精要干什么?

    叶凡突然感觉背后凉飕飕的。

    感受到叶凡的目光,包浅韵皱起眉头。

    随后她捂着手机快步走出病房,似乎担心被叶凡偷听到商业机密……

    周律师再度喊道:“包小姐,这是叶少……”

    “没事,我是来看包会长的。”

    叶凡挥手制止周律师介绍身份,还散去闺蜜团一事,上前几步盯着包镇海呢喃开口:

    “包会长昨晚是鬼迷心窍啊……”

    鬼迷心窍?



 

    周律师愣在当场,一时没有反应不过来。

    包镇海车祸受到惊吓而已,怎么变成鬼迷心窍了?

    不过他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恭敬站在旁边等候。

    “缘分一场,还是我的人,不能让你废了。”

    叶凡反应了过来,随后拿出了银针,走到包镇海的面前。

    感受到有人靠近,包镇海又要龇牙咧嘴挣扎。

    只是还没等他暴怒,叶凡就嗖嗖嗖飞出几针。

    银针一落,包镇海手脚顿时一滞,软绵绵倒回了床上。

    这让想要冲上去保护叶凡的周律师一怔。

    接着,他又见叶凡双手齐下,无数银针飞舞,齐刷刷射入了包镇海的身体。

    速度极快,还无比精准。

    银针一落,包镇海不仅散去了龇牙咧嘴的神情,大腿断裂处的红肿也消退了下去。

    急促的呼吸也不知不觉平和起来。

    “叶少果然医术过人。”

    周律师惊喜喊道:“你这几针下去,包会长伤势好很多了。”

    “还差一针!”

    叶凡右手一抬,一针飞射,钉入包镇海的脑门:

    “六道伏魔!”

    随着这一声喝出,这一针落下,包镇海身子一抖,脑袋晃了几下,然后定住了。

    他起伏不定的情绪平稳了下来,他眼里不受控制的惊恐也散去。

    他眸子中的血红也啪啪啪碎裂消失。

    瞳孔重新恢复了清澈和明净。

    周律师清晰感受到,包镇海的精气神一振,瞬间换了一个人似的。

    再也没有疯癫和凶横。

    接着,他就看到包镇海清醒了过来。

    周律师欣喜喊道:“包会长!”

    包镇海眼皮一跳,声音一颤低呼:“叶少,周律师。”

    看到包镇海恢复了平常,叶凡淡淡一笑:“包会长,伤势好点没有?”

    “叶少,谢谢你,谢谢你,我好了,我没事了。”

    包镇海不顾周律师在场,拉着叶凡的手感激涕零:“谢谢你出手。”

    天知道他这十几个小时是怎么过来的。

    他感觉自己灵魂跟身体好像分开了。

    他能看到自己疯癫,看到自己凶横,看到自己失常,但却什么都左右不了。

    意识和躯体触手可及,却始终无法叠合。

    他竭尽全力去让自己清醒,去操控身体,结果却变成蛮横伤人。

    包镇海都快急死了。

    所幸叶凡出手救治把他拉了回来。

    包镇海对叶凡说不出的感激:“叶少的大恩大德,包镇海以后拿命相还。”

    周律师虽然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但看到叶凡救治后,包镇海就恢复了理智,心里就无比震撼。

    先不说身份地位,就是这份医术,足够傲世世间了。

    他发誓一定要全力抱大腿。

    叶凡轻描淡写收回了银针:“举手之劳,不需要客气。”

    感激之后,包镇海低声一句:“叶少,你怎么来了?”

    昨晚的腾龙别墅狂欢,包镇海虽然只是一个打杂,却也算全程参与了。

    他感慨叶凡人脉靠山吓死人之外,也再度认识到自己的渺小。

    他这样的角色,只怕连沈东星都比不上。

    所以看到叶凡来医院,还救了自己,包镇海受宠若惊无比感动。

    “你是我的人,你出事,我能不来看看?”

    叶凡笑了笑:“也幸亏我来了,不然你怕是要失心疯了。”

    包镇海羞愧出声:“叶少,我……给你丢脸了……”

    回个家,撞入大海,横死一堆司机和保镖,包镇海感觉太羞耻了。

    “没什么好丢脸的,是有玄术高手算计了你。”

    叶凡淡淡一笑:“你说一说,昨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事情是这样的,昨晚我从腾龙别墅出来后,就接着天涯度假村保安队长的电话。”

    包镇海稳定心神向叶凡告知昨晚的事情:

    “他说工地出事了,几个夜班保安不知为什么全部暴毙。”

    “没有伤势没有打斗,但无比惊恐,好像撞见鬼一样。”

    “那是包氏今年最大一个项目,我在里面砸了一百多亿资金。”

    “我准备打造一个全国最大的婚纱摄影海岸基地。”

    “我看到死了那么多人就马上让司机开过去看看。”

    “结果去到度假村工地的时候,好家伙,风高月黑,保安队长吊死在门口。”

    “一脸扭曲,无比惊恐,真跟被鬼吓死一样。”

    “我正要报警,却突然发现门后站着一个红衣新娘,她正阴森森对我笑着。”

  • 孤独的进化者读后感
  • 任正非商业的本质读后感
  • 朱明王朝读后感
  • 云上与母亲的99件小事读后感600字
  • 查看更多文章...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