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二台

越哭进的越深h 老师,你的兔子好大好粉

时间: 2021-08-31 16:26:59阅读: 9451次

  吴敌则是看着半空中黑雾中,那些扭曲而痛苦的魂灵,一个个的化作飞灰,再也不见。

        可他却始终没有看到龙蟒,或许也是自己根本不认识这条恶蛇的魂灵该是什么模样的,但是金精石没有出现!

        吴敌顿了顿,蜂后却淡淡道:“这条蛇隐秘了自己气息,但是他走不远,定然还在这里藏着,想来是跟那件宝贝有关系。”

        “那要怎么追踪?”吴敌也是皱起了眉头。

        金精石,这宝贝虽然吴敌没彻底的夺走,但也算是在金精石和五色土的作用下炼体过。

        知道这东西实在是妙用良多,虽然轩辕剑也是神妙之物,但是这般大规模的照耀,在每一处的力量都有限。

        说不定,金精石还真是有什么奇怪的办法多长也说不好。

        可蜂后也是摇摇头道;“这种办法我上哪里去知道,但是那青光散了,你不去看看你那心上人?”

        “咳咳咳……”吴敌也是有点尴尬的笑了笑:“那倒真不能算是心上人了。”

        蜂后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吴敌,看的他有点心虚。

        此时不好争辩,但吴敌还是赶紧过去了。

        而此时的龙蟒魂魄离体,白若溪却也没有醒过来,整个人都暴露在那轩辕剑的光辉照耀之下。

        体表散布着一层晶莹的绿光,这绿光让吴敌颇有些诧异,随后一看,果真是来自于白若溪胸口那一支翠绿的柳枝。

        “这东西就有这等效果,看来金精石没准真的能够保护住那条蛇。

        吴敌没着急弄醒白若溪,而是眼神有些闪烁的道。


 

        蜂后则是摇摇头道:“说这些又有什么意义呢。”

        小祖宗的剑,光明绽放了一刻钟的时间才是停歇了下来。

        半空之中的他四周扫视了一圈,才是回头淡淡对李星君道:“星君,你陪侯爷带一半人马下去,将五色土找到。”

        “是!”李星君和西河候两人兴奋的领命,而小祖宗自己,则是飘然从半空踏步,朝着吴敌过来了。

        仿佛半空之中有看不见的台阶一样,小祖宗的步伐很稳,很快。

        吴敌见状,也是回头,蜂后却已经悄然的离开了,不知道藏在哪里,显然,她并不愿意面对这等场景。

        倒是吴敌起身,看着小祖宗落在自己身前,笑了笑道:“恭喜殿下大获全胜。”

        “那条蛇呢?”小祖宗看着吴敌,却面无表情的道。

        “这……”吴敌挠挠头:“兴许死在了殿下的剑下吧。”

        “呵呵。”小祖宗不置可否的一笑,随后却也是走向了躺在地上的白若溪。

        “她身上有一股让我很惊讶的气息。”小祖宗指着白若溪道:“看样子,你们两在这里,奇遇很多。”

        吴敌干笑了两声不知道该如何说,但小祖宗却话锋一转道:“不过,现在还不是该说这些东西的时候,黄先生,或者,我该对你换个称呼了?”

        小祖宗似笑非笑的看着吴敌,让吴敌心里有些发毛的感觉。

        他脑中也是飞快的动了起来,小祖宗此番五色土都顾不上了,专门来找自己,究竟又是为了什么?偏偏此时,自己毫无反抗能力!

        吴敌看着眼前的小祖宗,也是哭笑不得。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小祖宗跑到自己跟前来,竟然说了这么一句话?

        对于自己的身份,吴敌也知道是瞒不住的事情了,这会儿还想隐瞒的话,只怕就是有点瞧不起小祖宗的智商了。

        此时他也没什么太大的反抗能力,何况小祖宗并不像是来者不善,当下也是笑了笑道:“殿下明鉴,我本姓吴,并不是什么黄先生。”

        “所以猜的没错的话,你这次来,不单单是为了天机城所用吧?”小祖宗看人倒也是准的。

        吴敌则是点点头道:“实不相瞒,吴双乃是我宗族之中的叛徒,此来别的不必多问,只要斩了他便是收获了。”

        “可他却是我布下的一枚棋子,你斩了我的棋子,总得有个交代吧?”小祖宗则是干脆在吴敌跟前扶剑坐了下来。

        这姿态不像是兴师问罪的,反倒像是朋友间的交谈一样。

        而吴敌则是哭笑不得的看着轩辕氏这位少主,心理也是着实忐忑。

        论起修为高低的话,自己显然是不如这位看上去年岁不长,但比起自己是长多了的轩辕氏少主,更让吴敌看不透的是,此人虽然看似漠不关心,许多事务都是帝心难测,但不得不说这也是帝王之相了。

        此时虽说像是在问罪,可行为却明摆着告诉吴敌没有敌意,这种看似矛盾的行为,让吴敌颇为摸不着头脑。

        于是他干脆挠挠头道:“殿下此来既然是为了五色土,那吴双左右是没拿到,反倒是我为此出了不少力气,这么算来,似乎殿下不亏。”

        “可我如今还没拿到五色土呢。”小祖宗平淡道:“那条蛇还不知道藏在何处。”

        “殿下对那条蛇有所了解?”吴敌听着这前后矛盾的话,也是摸不着头脑。

        先前让吴敌说蛇已经死了的也是小祖宗,此时又主动提起那条蛇没死,这搞得吴敌也是根本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而小祖宗则是没头没脑的道:“你可知道,为何轩辕氏一族这么多年来,孜孜不倦的在探索此地?”

        吴敌老老实实的摇头:“确实不知,但是眼下看起来,似乎就是为了这么一块五色土?”

        其实让吴敌费解的是,小祖宗又是从何处知道,这五色土的,难道当真是从先祖之中得到的消息吗?

查看更多文章...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