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二台

writeas木马 乖~腿打开一点我轻一点

时间: 2021-09-01 16:24:51阅读: 14377次

  “它是钥匙,她的归来,全靠它了……”

    “宝格!”宝格飞走,凉城惊醒,醒来后久久心跳如雷,人就跟入了迷,连夜奔向宝格坟墓!

    那一夜,月,亮得吓人!

    月下,

    一人拿着铁锹不停刨坟,

    仿佛就有一股子执念,凉城要见儿子!

    打开了,

    怎得叫凉城不惊吓!

    宝格仿若睡着,面带微笑,安宁地躺在棺木里。他手上,真的握着一本书,《圣仙成就传》……

    ……

    还有一天,距离那日宝格提到的“300天后”,“这一日”就要来临。

    在这牢里的日夜,凉城都在琢磨那天梦里儿子的每句话,

    “它是钥匙,她的归来,全靠它了……”

    她(他),谁归来?并不得知。

    凉城不无一刻激挂着这件事,他也曾有过“自我怀疑”,是不是“包括他去掘坟”都是梦境里的一部分,自己“精神上出问题”?

    他又后悔上,当时应该把这本书拿出来,放在手边儿总能“提醒这一切都是真的”的了吧。

    还有一天,好在赶在还有一天前,子牛就要来见他了——这个世上,只有子牛值得他信任了。他曾在子牛脖子上挂上一枚“洛阳铲”挂件,其实那也是一把小钥匙。

    凉城这样的人,从来都不会忘记给自己留后路。

    他老早就把自己“压箱底”的全拢归置好,放在一只小匣子里,埋葬在儿子的坟墓里。

    而这只小匣子的钥匙就是这枚“洛阳铲”。

    凉城此时执意见子牛,肯定不是为这笔财产。他也是那日神明来见他,提到“他能为他做什么”一时激发了凉城这个“奇想”——其实,咱们站在上帝视角看看,这一切,都冥冥有注定……凉城想让子牛也去宝格坟里看看,到底有没有那本书!对,凉城也只有子牛可信任了,他需要她的眼睛再去确认一下……

    ……

    可想,走在这高深监牢走道里,子牛的心境只有其一:愧。

    她撞死了人家儿子,舅舅还把他送进大牢,关键是人还把她当唯一宝贝捧手心里……

 

    子牛不由摸摸脖子上的“洛阳铲”,自上回戴脖子上,子牛就没取下来过了。

    “凉城!”牢门打开,子牛就向他奔去,喊这声时已带哭腔。

    “子牛,”凉城紧紧地拥住她。这个小姑娘,从他第一眼见到她,毫不犹豫占有了她,就没后悔过。他对她的疼爱,信任,就算看上去那样无稽,但一如始终地心甘情愿。就算最后的最后,是她的舅舅把自己送进监牢,凉城对她的感觉从未有过丝毫动摇,改变……

    子牛在他怀里抬起头,泪眼朦胧,

    “对不起,我对不起你……”

    凉城还轻轻摇头,抚摩着她后脑,“不关你事,都是大人的事……”

    “不,”子牛抓住了他前襟,小声,颤抖着唇,“是我,是我撞死了宝格,我……”

    凉城一听,抱着她的手真有一松,

    不过,这真不是“见怪她”的意思,而是——你晓得这么些时,凉城脑子里整日间环绕的都是那样诡谲奇异的事,他已经对“因果归宿”十分敏感了。这一听,竟然是子牛撞死的宝格!——他想起儿子的那句话“我们的‘坏’也如砂砾,它有前因,也有后果,更有归宿……”

    感觉他这一松手,子牛哭得更无助,凉城赶紧再次将她拥紧,低头抹她的泪,“原来如此,原来这就是因果,不哭子牛,你听我慢慢跟你讲……”

    接下来,凉城是再没隐瞒,将埋藏在心底这么长时间的秘密都告诉了她……

    你知道,子牛她是亲身见证过“神力”的,这听下来,所有的“愧”一下子被打得四散,睁大了眼,只会“如虎添翼”,更怀有不可思议的“冲劲儿”兴奋感!

 这一天,注定不凡!

    清晨,太皇与英茧万丈高空之上,正在返国的途中。

    英茧问父皇,“弟君还不知您与德普王君达成和解,这段时间为回国也早有布置,他若真在咱们落地那一刻,再次拘了咱们,您会如何。”

    太皇望向她,“英茧,你想当女皇么。”

    英茧一听,特别郑重地起身,看着她父皇,“父皇,您从前每次说这样的话,说实话,我都没当真。我知道这是您的气话。今儿,我还是明白您也绝不会真有这个念头,说放弃英孩,真来把这千斤重担交给我。但在此,我还是要跟您表个态,我对这皇位,没有一丝一毫的兴趣!且不谈我的能力,更无关我的性别,您是我父皇,应该最了解我,您闺女宁愿做个逍遥百姓,都比困在那皇位上强!父皇,我们其实都清楚,英孩能当个好皇帝,不过您还是不放心他,譬如他有些事上,爱‘偏听偏信’,过分信任某些人,这样确实容易酿大祸……您磨砺他没错,就是还是要多沟通,这点上,我自己从前也做的不好……”

    听听,叫太皇如何不欣慰,他的英茧真没叫他失望!

    英茧自谦了,她哪里没有能力,你看看她“冷静的表达”,细腻的感受,宽容的胸怀,又岂是男子能比拟!

    太皇压压手,叫闺女坐下,再握住她的手,“不愧我赵鹤的女儿,英茧,父皇没白疼你。这段时日,我也有反思,对孩儿着实也有过分严苛、太自以为是的时候。但是,他也必须得经历着这些考验,只有见识过风雨利刃,才知道如何力挽狂澜……”

    哎,终究还是一颗谆谆父亲心呀!

    ……

    话说子牛从凉城那边出来,在北州家里呆了一夜,第二日天一亮,即独自上山,往宝格坟头上而去。

    说来也是奇怪,昨儿天气预报明明说今天是个大晴好天儿,结果,子牛一出门,天儿就是乌云密布,格外闷热!

    如此唯一的好儿,就是原本还热闹的九一山也变得宁谧下来,子牛一路登顶,更是如入无人之境。

    要从前,她是万没这个胆儿单独来“挖坟掘墓”。到底最近胆子不知怎得养的恁肥,且无所畏惧!

    昨儿一夜就在准备今儿上来掘墓的行头了,

    车在墓前停稳,下来又一通准备。子牛办事,倒是一如既往的利落有条理。

    热呀,怎么这么热!

    天儿更黑了,就是一股子“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氛围感,

    她外套脱掉,只着一件短袖T恤,扎在裤腰里,在那坟头跟前“埋头苦干”。

    整体来看,极有画面感啊:天地间,黑茫茫,忽略了青山绿草;一座坟头,一个小姑娘扎着短马尾,拿着铁锹,一铲一铲剖土。她如此从容不迫,眸子里倒是不容置疑的清澈。不像在做坏事,胆儿嗨大地只为寻求一个真相……

    终于见到了棺木。

    子牛上前拍拍,小声,“宝格,得罪了。”

    她张劲推开了棺顶,

    两手攀着棺木边,往里瞧……是光线太暗吗,怎么里头黑洞洞,啥也瞧不见。

    她也不怕,双手一撑,抬脚跨坐在了棺木上,弯腰凑近一看呀——哪里有宝格,却只有一本书,静静地躺在那中央,《圣仙成就传》!——子牛早已似全部的灵神都投入了进去,她向它伸去了手……

    咱拉个长镜头全景儿看看啊,才知此时的世界如何的奇异!

    原本确实整个天空都乌云密布,

    当子牛打开了棺木,跨坐在了上面时,外头的天儿其实已经开始下起了暴雨,积蓄多时,一时而倾,如何解凉,叫人终于舒了一口气,特别舒畅!

查看更多文章...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