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二台

我们站着再来一次好不好小林 小受玩高肉的全息游戏bl肉

时间: 2021-09-13 16:51:52阅读: 12583次

    站在楼下的大门口位置,何言风忍不住露出了一抹苦笑,“我怎么感觉到了这里双脚就打颤?”

        阿依慕冷冷刺了他一句,“身体虚?”

        何言风斜睨一眼,意有所指道:“我身体虚不虚,你不知道?”

        阿依慕大羞,“要死了你,大庭广众的……”

        何言风嘿嘿一笑,“那你的意思是没人的时候就可以……”

        阿依慕没好气,捏了捏拳头,声音冷冷,威胁道:“你要是嘴巴再没个把门的,小心待会儿我把你给练废了。”

        何言风故意摆出小生怕怕的模样,嘴巴上却仍然在调侃,“不会吧,那样子,你就真成寡妇了。”

        阿依慕嘴角浮起淡淡的笑意,声音戏谑道:“漂亮寡妇不是更走俏吗?”

        “啊呀呀,你居然存了这样的心思,难怪古人会说,最毒妇人心!”何言风摆出人心不古的模样,而后恶狠狠地说道:“今天晚上看我不好好收拾你?”

        阿依慕闻言,却是没头没尾地迸了一句出来,“看来,你是对我的战斗力没有信心。”

        “什么意思?”何言风不明所以。

        “晚上,你不会有丝毫力气来折腾我的。”阿依慕轻笑,“待会儿的对练我就会把你的体力榨干。”

        何言风讪讪,只得愤愤不平地说道:“哼哼,要是换个战场,看谁榨干谁的体力。”

        “没羞没臊的。”听出了何言风的言外之意,阿依慕俏脸微红,“还是人民教师!”

        “怎么了?”何言风义正言辞,毫不在意,“人民教师也要遵循人伦大道。”

        说罢,他又补充了一句,“再说了,都老夫老妻了,害什么臊!”

        说话间,迎面走来一道熟悉的身影。

        两人开口招呼,“西子老师。”

        西子老师亦是微笑开口,“木木,何老师!”

        她接着问道:“你们怎么来了呀?”

        阿依慕随口解释,“这不,有段时间没来了,感觉身体都快生锈了,所以今晚过来练练。”

        西子老师闻言,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看向何言风,“那何老师你呢?”

        何言风扯了扯嘴角,“我过来陪练。”

        西子老师恍然,而后衷心祝福道:“好吧,祝你好运!”

        何言风的脸色立刻黑了下来,“不是,什么意思?”

        西子老师没有理会何言风,而是侧头看向阿依慕,“木木,小两口闹点矛盾是常有的事情,你注意点分寸,别下死手。”

        阿依慕配合地说道:“放心吧,我就用五层实力!”

        何言风的脸色更黑了。

        “好吧。”西子老师叹了口气,而后面露同情地看了何言风一眼,“那你们慢慢练,我先回去了。”

        临走的时候,她还好心提醒了一句,“对了,何老师,换衣间的最后一格有活血化瘀的膏药,完事记得用。”

        待得西子老师走后,何言风的一张脸彻底变成了苦瓜,“我怎么感觉你们都有了流程化的作案手法。”

        阿依慕淡淡一笑,“有备无患。”

        “有备无患,呵呵。”何言风忍不住自嘲,“我感觉,就是给我备的。”

        没有理会何言风的自嘲,阿依慕玉手一挥,迫不及待往里走,“好了,别磨磨唧唧了,进去吧。”

        “我怎么有种往贼窝里面走的感觉。”何言风无奈跟着,并且喃喃自语。

        刚刚走进培训中心,又一道熟悉的身影走了进来。

        “蓉少!”两人开口招呼。

        贾蓉面带微笑,摆了摆手,“木木,何老师!”

        看到不远处的大厅里面,人还挺多的,不时发出咿咿哈哈的声音,阿依慕面带喜色,“最近夜场挺火的呀。”

        “还行。”贾蓉点了点头,“那些上班族,白天压根没有时间,只有晚上才能来锻炼锻炼身子。”

        “这不,最近掀起了健身热,我们培训中心也跟着生意好了一些。”

        阿依慕闻言,脸上的喜色更加明显,“生意这么好,老教练肯定很开心吧?”

        “应该吧,不过肯定不是因为生意。”贾蓉声音不咸不淡。

        “哦?”阿依慕露出好奇的神色。

        贾蓉叹了口气,“他又带着我妈,两个人出去旅游了。”

        何言风微笑感慨,“叔叔还真是懂的享受生活。”

        三人简单聊了几句,贾蓉忽然开口提道:“你们不是马上要订婚了吗?”

        阿依慕有些诧异,“你怎么知道?”

        贾蓉撇了撇嘴,“全唐国都快知道了。”

        “呃……”何言风无语。

        这事怎么就闹的人尽皆知了呢。

        贾蓉主动提及道:“到时候记得给我发请柬。”

        “你们的婚礼应该会请很多明星吧。”说罢,她的脸上露出一抹兴奋之色,“到时候,我要和他们每个人合影。”

        阿依慕闻言,直接开口吐槽,“你参加我们的婚礼感情就是为了合明星合影。”

        贾蓉呵呵一笑,转移话题道:“当然是为了……送份子钱。”

        阿依慕的脸色多云转晴,“这还差不多。”

        就在这时,贾蓉突然莫名其妙地问道:“对了,何老师,问你个问题。”


 

        何言风回道:“什么问题?”

        “你和孙鹏祥老师是老乡吧?”

        贾蓉的问题让何言风颇为错愕,不过还是如实回答道:“是的,我们初中时就认识了。”

        “你想问什么?”

        何言风想要追问,不过贾蓉却是点到为止,不再多问,“没什么。”

        何言风不明所以,“就这个问题?”

        “是的。”贾蓉微笑,似乎已经知道了自己想要的信息。

        何言风更加疑惑了。

        倒是阿依慕,似乎想到了什么,她看向贾蓉,眼神变得有些怪异。

        贾蓉摆了摆手,示意两人进去,“好了,你们去锻炼吧。”

        说完,又分别扫视两人一眼,而后主动推荐道:“要不要给你们安排个单独的小型练功房?”

        “要!”

        “无所谓。”

        何言风和阿依慕闻言,几乎同时开口。

        贾蓉见此,忍不住失笑,“还是给你们安排一个吧,虽然何老师的名声已经全国皆知了,但是如果被其他人看到大呼小叫的画面就不太好了。”

        何言风哭笑不得,“你们还真是好闺蜜,有这么了解木木的吗!”

        “我们这是对木木有信心。”

        说罢,她指了指一个方向,“好了,慢慢练吧。”

        “阿姐。”进入小型独立练功房之中,何言风更怂了,他开口道。

        阿依慕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练功服,“什么事儿?”

        何言风提出了自己的建议,“咱今天能文练吗?”

        阿依慕笑问,“什么叫文练?”

        何言风立刻补充道:“文练就是点到为止。”

        阿依慕想了想,而后点了点头。

        一个小时后。

        随着啪叽一声,何言风直接仰躺到了地板上面,他生无可恋,同时满脸疑惑,“阿姐,不是说点到为止吗?”

        阿依慕无辜地摊了摊手,一副我还没发力的表情,“是啊,每次我都是点到为止啊!”

        何言风躺在地面上不想动弹。

        他已经不知道这是第几次以类似的动作着地了。

        他满脸悲戚地控诉,“可是你这点到为止也点的忒重了点。”

        阿依慕这次的动作十分简单,足以称得上点到为止,只是这点的结果往往都是何言风和地板亲密接触。

        又过了几分钟,何言风再次躺到了地板上,他满头大汗,“差不多了吧。”

        阿依慕一副意犹未尽的模样,“不行,再来!”

        何言风赶紧讨饶,“不行,我真没力气了。”

        他摆出一副打死都不起来的架势,同时加大了控诉的声音,“阿姐,你是不是想谋杀亲夫啊!”

        阿依慕抹了抹额头上的香汗,长长呼了口气,“没办法,不把你的体力榨干,今晚你就得折腾我了。”

        何言风躺在地板上,就像一条死鱼。

        他瘪着嘴,满脸委屈,“你这一顿大刑伺候下来,别说今晚了,我估计三天之内都折腾不动了。”

        因为有护具的保护,加上阿依慕明显留了力,所以虽然消耗了不少的体力,但是何言风的身上其实并没有什么伤势。

        之所以摆出如此夸张的动作,说出如此夸张的话,做出如此委屈的表情,其实有八层是在表演。

        这点身在戏中的阿依慕自然是十分清楚的。

        不过两人都是心照不宣,配合着彼此的表演。

        生活有时候不就是需要一些这样的小情调吗!

正义跆拳道培训中心。

查看更多文章...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