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二台

美女裸体无遮挡扒开尿囗直播: 详细描写床笫之欢的片段

时间: 2022-08-13 15:31:23阅读: 36次

        然而他话还没说完,周鼎就又回到了床上。

        巫乐嘿了声:“你们觉不觉得周队网恋以后脾气变大了?”

        “感觉到了。”

        “是变大了很多。”

        “网恋了不起,网恋真牛逼。”

        周鼎没空跟他们扯,他两耳不闻宿舍事,专注地在网上搜索答案。

        很快,他就搜到了相关的回答。

        [问:约前验货是验什么啊?]

        [答1:主要是验大小,视频验就行。做攻方的验身材和尺寸,做受方的验的多点,身材颜色松紧啊什么的,都能验。s:我说的攻受包括男女。]

        [答2:一哥一看就经验十足!]

        [答3:我补一个,还有持久度,那次我当场撸了发,震惊了对方!]

        [答4:震惊对方?3楼秒男吗?]

        [答5:草,你滚!反正我是建议事前自己先撸一发,因为一般第二发时间会比较长,而且不管是视频还是面对面验,有人盯着总归刺激,就算平时一小时,到时候可能也会五秒钟。]

        ……

        ……

        周鼎认真把楼刷完后,觉得自己悟了。

        他关掉网页,看了眼时间,现在是中午十二点多。

        他一点半有场考试,考到三点半,三点半到五点半之间得扣掉十分钟去停车场的路程,还有半小时的车程,那就只剩下了一小时二十分钟。

        不对,五点半是下班高峰,路上会堵,楠田大厦在市中心,停车又麻烦,那就扣掉一小时好了。

        所以,他只剩下五十分钟的时间可以撸一发。

        时间太紧张了。

        周鼎眉头皱起,心说到时候稍微用力点好了。

        有了确定的回复和计划后,周鼎心定了许多。

        他也确实按照计划做了,考完试后还特地跑到了已经放假的土建楼的厕所,在空无一人的隔间里掐着点艰难地撸了一发。

        因为跑了别的楼,所以多用了十分钟时间。

        他只剩下了四十分钟的时间。

        这点时间对他来说很艰难,但也没有想象中那么艰难,并不需要用力。

        只要想着那晚梦里夏郁勾人的模样……

        就会快许多。

        光脑子里想想都快了许多,见了真人只会更快。

        答主诚不欺我。

        周鼎有些庆幸,幸亏自己看到了问答,不然到时候出丑就完了。

        急急忙忙地完事后,周鼎开车去往楠田大厦。

        果然和他预料的一样,下班高峰,堵车有些严重,等他到达目的地并且停好车上楼的时候,离五点半只剩下了五分钟。

        他进包厢的时候,夏郁已经坐在里面。

        周鼎顿时有些尴尬:“等了很久吗?”

        夏郁见他局促的样子,笑了笑:“没有,我也刚到。”

        周鼎点点头,入了座。

        垂在身侧的手悄悄攥起,他暗暗吸了口气,问:“那我们现在是先聊规则,还是先验货?”

        夏郁摇摇头,又笑了:“不急,先吃饭。”

        说着人微微向前倾,目光直直地看着周鼎的眼睛,“有个问题我挺好奇的,就是你为什么忽然改变主意了?之前不是拒绝我吗?”

        周鼎舔舔唇,觉得有点热。

        他想,可能是屋里的暖气开太大了。

        他低咳一声,清了清嗓子:“额,是这样,我忽然觉得先上床……”

        然而没等他说完,夏郁忽然插话:“是因为对我动感情了吗?”

        周鼎一愣。

        夏郁的脸上没了刚进来时温和的笑。

        他单手托腮,神色晦暗不明地看着他,语气肯定道:“你喜欢我。”

        周鼎怔怔地看着夏郁,喉结滚了滚,刚要开口,脸色就刷一下地变白。

        因为,他蓦地想起了夏郁之前说过的话——

        只做友,不谈感情。

   周鼎记得,这句话是夏郁在温泉酒店的时候说的。

        那时候他说只做炮友,不谈感情,这样他们彼此都不会有任何的负担。

        但不想。

        这句话反而成了他此刻最大的负担。

        承认吗?

        承认的话,那他就不再符合夏郁的标准,他会被踢开,夏郁会再找其他人。

        可他不想夏郁去找除他以外的任何人。

        那么,否认吗?

        可是夏郁的语气这么笃定,他会看不出自己在撒谎吗?毕竟他那么聪明,又那么敏锐。

        而且,他也不想否认。

        喜欢一个人,又有什么不好承认的呢?

        就在脑子里两种想法互相打架的时候,嘴巴已经诚实地吐露出了最真实的声音——

        “对。”

        周鼎目光直直地看着夏郁,又重复了一遍:“对。我喜欢你。”

        夏郁闻言轻嗯了声,面色不变。

        他重新坐直身,拿起杯子喝了口水。

        周鼎见夏郁这种反应,以为他不考虑跟自己约了,顿时有些着急:“可是有感情和谈感情是两回事,我喜欢你,但我并不要求你喜欢我。我也不跟你谈恋爱,我这次来只是抱着跟你做炮友的目的来的。还是说……”

        他停顿一下,观察着夏郁的表情,“还是说你是玩玩的,所以你也只想找一个玩玩的?”

        夏郁直截道:“我不玩。”

        他放下水杯,“我没有在玩,即使是找炮友我也很认真。你也不用着急,并不是说你喜欢我我就不跟你约了,只是有些话必须提前问清楚、说明白。”

        这话让周鼎稍稍放下了一点心,他点头道:“好,那你说。”

        夏郁笑了笑:“不先吃点东西吗?”

        他一笑,气氛瞬间缓和了许多。

        但周鼎的心依旧是提起来的,即使面前摆着一堆美味佳肴,他也没有什么动刀叉的。

        周鼎看着夏郁:“我想先听你说完。”

        “也行。”

        夏郁点头,“那就先说你喜欢我这件事好了。”

        周鼎立刻正襟危坐。

        夏郁把周鼎的反应看在眼里,有些想笑。

        他忍了又忍,总算是把笑意忍了下去,接着掩饰地低咳一声,说道:“你喜欢我是你的事,这我不管,也不负责,更不回应,这一点我想你应该能明白。”

        周鼎颔首:“对,我明白。”可心里到底还是有点失落。

        但他没有表现出来,又问,“还有吗?”

        “还有不少,你可以边吃边听。”

        周鼎看都不看桌上的菜,他的眼里只有夏郁:“我不饿,我想听你继续说。”

        “好。”夏郁也认真起来,“那就先说最重要的一个——我们的关系绝对不能让除了我们两个人之外的其他任何人知道。”

        他停顿一下,“由此衍生的就是平时一定要注意好自己的言行和举动,不要让任何人因此误会或者看出我们的关系。开房地点也一定要在离学校远一点的、安全性高的酒店,必须定高层,拉窗帘,锁门,不拍照,不录像。这一点你必须接受,如果不接受那么我们就没必要再谈。”

        周鼎立刻答应:“我可以接受。”

        “好。下一个是——我们关系存续期间必须1v1。”

        夏郁看着周鼎的眼睛,“如果你跟别人上了床,那我们的关系就直接结束,同理,如果我跟别人上床,那在这之前我一定会告诉你,并且结束我们的关系。”

        周鼎道:“我不会跟别人上床。”

        夏郁轻摊了下手:“以后的事谁知道呢?”

        说完,他就发现周鼎用担忧和警惕的目光看着自己。

        夏郁:“……”

        他不禁有些失笑,“如果我们的关系不出什么问题,我不会去找别人。”

        周鼎看着他:“你保证?”

        夏郁:“……我保证。”

        周鼎点点头:“好,这一点我同意,你继续说吧。”

        夏郁喝了口水清清嗓子:“刚才的还没说完,我们的关系存续期间除了不能跟别的人上床外,也不可以跟别人谈恋爱,因为我不想做任何意义上的‘三’。除此之外,我们互不干涉、互不打扰。能接受吗?”

        “能,这些我没有任何问题。”

        周鼎答应得非常干脆,因为这些对他来说根本不是问题,他觉得最需要担心的反而是夏郁。但他不能说,只好又问道,“还有吗?”

        夏郁嗯了声:“有。”

        他说,“我们的关系一月一续。”

        “一月一续?”

        这触及到了周鼎的盲区,“这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我们的关系不是没有期限,而是每过一个月就得相互确认一次,如果其中一方不想继续了,那么就算结束,不需要理由,并且结束后决不能纠缠对方。你能明白吗?”

        周鼎没有立刻回答,他思索了一会:“所以你的意思就是这个月可能我是你的炮友,下个月我可能就不是了?”

        夏郁点点头:“没错,就是这个意思。”

        周鼎无法理解:“为什么要设置这样一个时间?”

        夏郁解释道:“因为我不喜欢一夜情,也不喜欢长期炮友,前者太随意,后者有压力,所以一个月是我认为长短比较合适的时间。要知道每个人都新鲜感,而且有些时候念头、感觉都是一阵一阵的,也许我现在很想跟你约,也许下个月我就一次也不想做,只想清心寡欲地过日子。这样定了期限,互相都有了准备,分开的时候也比较方便。”

        周鼎更加困惑:“你不想约的时候可以跟我说,我可以配合你啊,等你想了你再找我不就好了?”

        “不好,我不喜欢让别人等我。”

        夏郁拿吸管戳着杯子里的柠檬片,“被等待这件事会让我有压力,我会觉得非常不舒服。”

        周鼎:“……”

        所以,不仅恋爱没得谈,连炮友都当得朝不保夕吗?

        这要求也太细致了,简直细致到了有些龟毛的地步。

        他也在网上搜过约炮原则什么的,但没有看到一个像夏郁这样要求又多又满是细节的,甚至还考虑到了未来心情的变化。

        但细想想,这些要求又和他对夏郁精致、娇气的印象挺相符。

        确实像是夏郁会提出来的。

        要是要求不高不挑剔,反倒不像夏郁了。

        思及此,周鼎再次爽快地点头:“好,我接受。”

        “那我接着说下一个。”

        周鼎:“……还有?”

        夏郁点头:“对,还有。”

        他眉头微动,看向周鼎的眼睛黑白分明,“你是不是觉得我要求太多了?”

        周鼎立刻摇了摇头:“不会,你继续说。”

        “你回去了做个全身体检,体检报告没出来前要戴套,出来后如果一切正常那就……”夏郁抬眼看着周鼎,意有所指地消了声。

        周鼎秒懂,顿时睁大了眼睛。

        原本没什么血色的脸颊开始有热意上涌,他低下头,掩饰性地喝水。可那越来越红的耳根大剌剌地暴露在灯光下,想不被注意到都难。

        忽然,几张纸递到他的眼前。

        周鼎扫了眼,发现是夏郁的体检报告。

        夏郁说:“我很健康,你可以看一下。”

        周鼎拿起看了眼时间,发现是上个礼拜做的:“你那么早就去做体检?”

        忽的,他想到什么似的声音激动起来,“那时候你的目标还是我吧?”

        夏郁点点头:“嗯哼。”

        周鼎更加好奇:“所以意思就是你那时候就准备好要跟我约了?可我不是没同意吗?还不确定你就去做体检了?”

        夏郁语气淡淡:“谁说我不确定的?”

        周鼎:“……”

        他微张着嘴,缓缓眨了眨眼睛。

        看着夏郁轻声细气的样子,他的脑子里莫名飘过了《赤壁赋》里的一句——“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

        他突然就觉得夏郁不像猫咪了,反而像一只足智多谋、运筹帷幄的狐狸。

        而自己就是被他看中的猎物。

        周鼎觉得自己悟了。

        他不再问,而是道:“我明天就去体检。”

        夏郁弯起眼睛:“乖。”

        夏郁的眼睛大而长,眼角又略微向上挑起,一弯起来就更像狐狸。

        周鼎看着看着,忽然觉得心里有点痒。

        这时,夏郁又说:“我的要求就这些,你呢?你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周鼎想了想,摇摇头:“没有。”

        “好,那规则就先说到这,以后有补充的再补,有要改的再改。现在先吃饭吧。”

        周鼎:“不验货吗?”

        夏郁说:“边吃边验。”

        很快,周鼎就明白夏郁说的边吃边验是什么意思了。

        他们今晚吃的是西餐,又是旋转餐厅,旁边就是巨大的落地窗,入了夜,到处灯光开启,整个龙城都璀璨了起来,不管从什么角度看,都非常赏心悦目。

        大厅里的乐队也演奏着悠扬舒缓的曲调,此情此境,当得一个“良辰美景”之词。


 

        但因为验货的事情还没有底,所以氛围再好,周鼎也吃得有些不安定。

        他数次悄悄打量夏郁,希望夏郁可以赶紧提验货的事情,因为他怕第一次和第二次隔得时间太长会没效果。

        然而夏郁偏偏只字不提,他慢条斯理地切着牛排,不时侧头欣赏着窗外的景色,像是全然忘记了验货的事情。

        从中午一直紧张到现在,周鼎觉得有些疲惫。

        既然夏郁一直不提,那他也只能先放下心思,把肚子填饱再说。

        他中午没吃饭,思虑一旦放下,饥饿感便霎时涌了上来。

        他低下头,认真吃了起来。

        眼前坐着喜欢的人,旁边是美丽的风景,耳边还有悠扬的乐曲,渐渐的,周鼎的心也越来越静。

        直到……

        一只脚突兀地踩在了他的膝盖上!

        “叮”的一声响起。

        是叉子落在盘里的声音。

        周鼎惊愕地抬起头去看夏郁,却发现对方面不改色,正细致地用刀叉把蜗牛从壳里剔出来。

        像是察觉到了他的目光,夏郁抬眸看他:“怎么了?”

        声音很轻,神色也没什么变化,仿佛桌下发生的事情他丝毫不知。

        周鼎浑身猛地一震,握着餐刀的手上爆出青筋。

        心跳骤然加快,血液也奔腾着往下涌去。

        口舌干涩起来,周鼎吞咽了两下,什么也没说,拿起旁边的柠檬水猛灌,灌完道:“没什么。”

        “这里的烤肠不错。”夏郁忽然说。

        周鼎强忍住身体的颤栗,重新拿起刀叉。

        他下意识附和:“哦,是吗?”说完目光在桌子上扫了一圈,哪有什么烤肠?

        “18?”

        周鼎眨了下眼,反应过来后只觉得浑身的神经都在一瞬间发烫。

        他攥紧刀叉,喉咙里克制地滚出两个数字:“22。”

        夏郁轻呼了声:“出乎意料的优越。”

        停顿一下,声音矜持又温和,“我喜欢。”

        轰一声,这三个字像炸弹投进脑海,在里面轰然炸开。

        周鼎瞳孔收缩,心跳在瞬间加快,紧攥的手心里也满是汗水。

        喉结不住地上下滚动,他那双深色的眸子里燃起一簇火苗,火苗的中心倒映着夏郁的面庞,仿佛只要夏郁再给一个信号,火苗就能在瞬间燃成熊熊大火。

        他强忍身心的悸动,看着夏郁哑声道:“那你觉得我合格了吗?”

        夏郁没有回答,他咽下口中的食物,放下刀叉后拿起手帕细致地擦起了手指。

        周鼎的目光紧紧地黏在他身上,注视着他所有的举动。

        只见夏郁擦完手后,轻轻在传唤铃上摁了一下。

        没一会,门外就传来了敲门声。

        周鼎不解:“这时候让他们进来?”

        夏郁点了点头。

        “他们进来那不就什么都看到了?”

        不用看周鼎都知道自己的脸有多红,还有身下的反应有多明显,只要服务员靠近,就一定会发现。

        夏郁单手托腮,带笑的眼里藏着一点坏:“不是还有桌布吗?不想被发现的话……”

        他压低声,“那你就把它遮好啊。”

        说完,他提高声音:“请进。”

        话音落下,门被服务员推开。

        同时周鼎匆忙拉起桌布盖在腿上,并且往前坐了坐。

        他往前了,但夏郁又没有退,于是力道在瞬间加大,周鼎脊背酥麻,额头涔出细密的汗。

        服务员端着餐盘走过来:“先生您好,这是您点的龙吟草莓,配菜是您要求的新鲜草莓。”

        夏郁点头:“放下吧,谢谢。”

        服务员放下餐盘,目不斜视地退出房间。

        门被关上,包厢里再次剩下他们两人。

        夏郁没有说话,而是歪着头端详起了周鼎隐忍的表情。

        他看到了周鼎额角的细汗,也注意到了他放在桌上的紧紧攥起的手,还有上面凸出的青筋。

        那是一双充满了男人味的手,手指修长,骨节明显。

        真诱人。

        “你要把我的脚烫坏吗?”说着,夏郁把脚收了回来。

        他没有立刻穿鞋,而是在桌下动了动,仿佛脚底还残留着那种被硌到的感觉。

        他忽然也觉得有点热。

        “吃草莓吧。”夏郁说。

        周鼎如释重负,他不停地深呼吸,试图缓和胸腔里奔腾的**。

        他又觉得口干舌燥,喉咙里像是有一团火在烧,想到草莓清甜凉爽的口感,就要伸手去拿,然而手刚要碰到草莓,整个托盘便被夏郁拿到一边。

        周鼎抬眼看向夏郁,眼里露出疑惑。

        夏郁没有解释,而是起身走到了周鼎身旁。

        他伸手覆上周鼎的后脑勺,细长的手指穿进发丝,紧贴头皮,薄薄的指腹沾染上温热湿润的汗水。

        他一点也不介意,还曲起一条腿架在了周鼎腿上。

        这样一来,他们靠得更近。

        接着他拿出一颗草莓,在周鼎茫然的眼神中用手指抵着塞进他的嘴里。

        他的手指碰到了周鼎的嘴唇,碰到了他的牙齿,也碰到了他的舌头,像不经意的,又像是故意的。

查看更多文章...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