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二台

被糙塌的美人高HNP | 糙汉文小说推荐po

时间: 2022-08-13 15:35:25阅读: 41次

    五人又一起走上了放学路。

        而由于刚刚的尴尬,周粥决定放弃感谢的念头。

        下次找机会在说吧。

还是每天一样的放学路。

        周粥和平时差不多的时间到家了。

        章清和周政都不在家。

        周粥和昨天一样拿了个苹果,回了卧室,写起了作业。

        程明轩和楼昊今天没再出去玩。

        最近放学不回家的频率是有点频繁了。两人都被各自妈妈警告“在不回家吃饭,以后都不用回家了。”

        今天下午都乖乖回家吃饭了。

        陈译还是回到了,空无一人的公寓。

        但今天对着偌大,冷清的公寓,陈译心情格外的好。

        陈译不吃外卖,所以公寓里只要陈译要回来,每天晚上都有阿姨按时过来做饭。

        吃完晚饭,陈译回了房间,写作业。

        在一中很多人眼里,陈译是学习天才,上课睡睡觉,成绩还是第一。

        可哪有人真的不努力就可以考到全市第一的,陈译和别人不一样的不过就是多了一点天赋。

        除去那些,陈译也会和其他人一样写作业,做难题,常常也会有写不出来,绞尽脑汁的情况。

        为了一道题,磕上大半天也是常态。况且,陈译不愿意跟着老师的进度,他总会自己先开始看后面的知识点写题目。

        在上课遇到不懂的也会起来专心听。

        那些别人眼中,上新课还在睡觉的陈译,只不过是前一天晚上已经学完了的新课。做完了练习罢了。

        昨天遇到周粥,就是因为陈译也是去那个商场里的书店买书的。

        那是k市最大的书店,辅导书种类最全。

        陈译想买一本辅导书,家附近的书店怎么都找不到,这才去的远点的书店。

        没想到那么巧,会遇到那样的周粥。

        一般到了写作业的时间,陈译总是很快就进入状态,但是今天陈译翻开数学试卷,半天没落下一个字。

        他走神了。

        想起了今天下去,安静的教室里,粥粥好笑的自言自语。

        其实下午,陈译根本没睡。

        铃声一响,陈译就看到前面的粥粥没有一点着急,还在慢慢的整理着东西。

        陈译以为周粥要等到于甜他们找来,也就没有催她。

        拿出了手机,看起了自习课没看完的视频。

        只是,看了一个自习课的视频,陈译脖子有点受不了了,就直接趴在书桌上看了起来。

        周粥会转头和自己说话,他是没想到的。

        带着耳机看视频,完全没听到前面,周粥轻声喊自己的名字。

        后来,耳机因为塞的不够深,自己掉了下来。

        陈译刚想把耳机重新塞回耳机里,耳边就传来了女孩轻轻柔柔的声音。

        她说谢谢自己,下次有事可以找她。

        陈译听着女孩的话,愣住了。

        她是在感谢自己啊。

        刚想抬头回应,陈译就听到了粥粥后面的自言自语。

        她以为自己睡着了。

        陈译听着周粥还骂起了自己是废物,有点哭笑不得。

        怎么会有那么傻的人啊。

        陈译可以料到,自己要是立马抬头,周粥要知道自己刚刚一直没睡,那头估计可以低到地板上去。

        那以后更不要指望,她会抬头看自己了。

        怕周粥以后看到自己就尴尬,陈译难得体贴了一次。

        算着时间差不多了,才故作刚刚睡醒的样子抬起了头。

        没想到就算是这样,还是吓到了坐在前面的小姑娘。

        还直接把人吓跑了。。。

        想到今天下午周粥的那个背影,坐在书桌前的陈译,无奈的摇着头笑了笑。

        真的是太不经吓了。

        终于低头看起了书桌上的数学试卷,陈译平息了情绪,才开始写了起来。

        上学的时间总是飞快。

        一天天的时间就在上学和放学中过去了。

        转眼开学就整整一个月左右了。

        早上,周粥一如既往地和于甜吃完早饭,进了一班,却发现班级氛围和平时有点不一样。

        怎么大家都那么兴奋呢。

        “诶,粥粥来啦,你快救救我。”王一帆看见周粥就大声呼救起来。

        一个月下来,周粥和周围一群人早已是朋友了。

        “粥粥你来的正好,运动会你有兴趣报名吗?很好玩的。”原本拉着王一帆的体育委员看到粥粥,立马松开了王一帆,转换了攻势。

        对着周粥,颇有哄骗的味道。

        “我真的不行的。我没一样项目擅长的,我上次800米还是倒数呢。”

        “你就去吧,我都找了一个上午了,还没女生报名呢,周粥求你了。”

        周粥容易心软,一个月来一班人都知道了。

        宋明就故意一直对着周粥装可怜。

        他也不想的,但是这报名表肯定是要填满的。

        每个可能机会宋明都不想放过。

        “我。。这运动,我是真的不行。。要不你找找别人。”面对运动会,周粥还是狠心拒绝了。

        “粥粥。。。求你了,要是凑不到运动会的人数,我这个体育委员还有什么用。。”宋明直勾勾的看着周粥,誓要用装可怜把周粥拿下。

        “可我。。。”

        宋明;“不用担心名次,粥粥,重在参与,名次不重要的。”

        “宋明,你就放了粥粥吧。”后面的王一帆忍不住开口了。

        “王一帆,我等等再来找你。”宋明听到,转头警告王一帆。

        警告完,宋明立马转头笑嘻嘻的看着眼前的周粥,一脸谄媚。

        而王一帆听到宋明的话低下了头,他可是真怕被宋明缠上。

        “粥粥。。”宋明还想要继续劝,“译哥。。你来啦。”看到了后面进教室的陈译。

        “让一下。”陈译看了眼两人,低声道。

        两人站在班级门口,明显堵住了陈译的路。

        “哦哦哦,译哥你请。。”宋明听到陈译的话,立马让开。

        陈译平时其实挺好说话的,没什么架子,但是早上的陈译完全不一样。

        陈译有起床气这件事,一中的人几乎都知道。


 

        因为上个学期,有个女生在大早上的时候,在校门口拦住了刚刚进教学楼的陈译。

        准备向他告白。

        平时的陈译也总会被告白,虽然陈译都会无一例外的拒绝,但是也大多是礼貌性的拒绝。

        最狠的也就是一言不发的走过去。

        但是那天,在女生说出喜欢他的时候,陈译头都没抬。

        就留下了一个‘滚’就自顾自的上了楼梯。

        还是跟在后面的程明轩和楼昊,看不过去。

        对着那个,因为陈译的话,直接哭了的女生解释。

        陈译有起床气,早上不喜欢有人烦他。

        那天过后,陈译有起床气的事就传遍了一中。

        所有人都知道,早上的陈译比平时更不好惹。

        周粥趁着宋明让开了,赶紧趁机回了位置。

        “周粥,你也被宋明缠上了呀。”刚刚坐到位置上,张莉就笑着问。

        “是啊,其他我都可以帮忙,但是运动会,我真的不行。”周粥想到运动会就感觉两腿发麻。

        跑步可以说是周粥最讨厌的事了。

        所以周粥宁可不吃饭瘦下去,也不愿意运动。

        从小到大,缺了那个运动细胞。

        “粥粥,就是你太容易心软了,运动会开始前,躲宋明就要像躲债一样。绝对不能因为他几句话就心软。”张莉无情的开口,明显已经被宋明缠烦了。

        “他也挺可怜的,最近应该会很忙。”周粥看着因为这边有陈译,在教室另一半找人的宋明。

        谁都不容易就对了。

        “不不不粥粥,你千万不要心软,宋明现在为了运动会已经丧失病狂了,他居然让我去3000米,那是人跑的吗?”前面的王一帆听到周粥的话,反驳的比旁边的张莉还快。

        “是啊,粥粥小宝贝,你可不能心软了。”张莉也立马反驳,还拿手掐了掐粥粥的脸。

        肉乎乎的,真可爱。

        自从有一次,张莉没忍住,掐了刚刚睡醒的周粥的脸以后,周粥的脸就经常遭到张莉的毒手。

        “粥粥,你又瘦了,脸都没有之前好揉了。”张莉摸完周粥的脸,还不忘说使用体会。

        “没啊,最近没瘦啊。”周粥说着,还自己揉了揉脸。

        还有一样减不掉的婴儿肥。

        “粥粥,我看你也瘦了。”王一帆看着周粥,评价道。

        “真没瘦啊,前几天还胖一斤。”周粥想起前天量体重的难受。

        “胖的可爱,粥粥你够瘦了,你又不矮。”张莉打量着周粥。

        “你现在是几斤啊。”王一帆顺口一问。

        张莉一脸嫌弃,立马会怼;“男的怎么可以问女孩子的体重呢,王一帆,你有没有常识啊。”

        “没事,没事,就是我说,你们可能会觉得有点胖。”周粥倒是没有生气,只是觉得会让人觉得自己胖。“我有102斤呢。”

        周粥说着自己的体重,低下了头。

        会被嫌弃的。

        “那么轻,粥粥宝贝,我记得你是比我高的,居然比我轻。”张莉有点委屈。

        “粥粥看着就比你轻,有什么好惊讶的。”王一帆给了张莉一句重击。

        “可是,女孩子体重就是应该不过百的。”周粥继续开口。

        张莉:“你从哪里听来的呀,粥粥?”

        “就。。。有人和我说的。”周粥磕磕巴巴的开口。

        是在附中的时候,那些人嘲讽她的时候说的。每次说到她的体重的时候,他们总会跟上这么一句。

        以至于,在周粥看来,女孩子真的就应该不过百。

        就应该都是瓜子脸,婴儿肥,圆脸就是太胖了。

        “那那个人就是错的,体重这件事只要影响到健康,谁都不应该干涉人家的体重。你看我,我就过百了,我不是好好的嘛。而且现在的我,我很喜欢。”张莉说起来头头是道。

        “那个人就是错的。。。。”周粥一时间有点恍惚。

        王一帆;“是啊,粥粥,这些都是老周之前开班会和我们说的。”

        “为什么和你们说这些啊?”周粥看着王一帆和张莉问。

        “就好像是因为,网上之前有个女生减肥,最后抑郁症了。老周给我们看了新闻视频,看完就说了怎么一段话。”张莉回忆到。

        “哦。。。老周说话挺有道理的。”

        周粥也和一班其他同学一样,叫起了周来‘老周’。

        “老周嘛,老鸡汤人了。”王一帆嫌弃的说道。一班除了周粥,谁还没有在考完试以后,被周来浇过鸡汤。

        说曹操曹操到。

        三人的聊天被准时进来的周来打破了。

查看更多文章...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