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二台

弓腰到了高潮h ~人外np总受全息游戏

时间: 2022-08-13 15:36:22阅读: 45次

    到早读时间,周粥努力没有去想其他的,就乖乖开始早读。

        运动会周粥可以不参加,但是运动会开完,国庆假期一过,一中就要第一次月考了。

        这是周粥第一次在一中的月考,也是分文理以后的第一次月考。

        周粥绞尽脑汁想要考好,所以最近周粥都很用功。

        晚自习已经开始了,粥粥不住校,但是也是天天要到21:20才能回家。

        原本周粥作业在晚自习写完,回家就直接睡觉了。

        但最近周粥每次晚自习结束以后,回家还要再学一个小时。

        本就不擅长的东西,想要有好的结果,就需要花费很大的力气。

 上午的课很快上完了。

        中午吃饭时间。.

        于甜,周粥五人还是想往常一样聚在一起吃午饭。

        “粥粥,你运动会有要参加的项目吗?”楼昊最先吃完,开始闲聊。

        “我?我当然没有了,我体育巨差。”周粥想到运动会就烦。

        于甜听到,盘算着,“我也没有,粥粥那运动会那几天你来我们班这里吧,我们一起给楼昊加油。”

        “楼昊?你有比赛啊??”周粥没想到楼昊居然有比赛,她以为楼昊就是随口问问。

        楼昊一脸得意,笑,“是啊,轩哥也有。我们五班这种方面一向积极。”

        虽然成绩怎么都比不过一班,但是但凡和学习沾不上边的地方,作为艺术班的五班都是最活跃的。

        “可是你们不是体育生啊。”周粥疑惑的开口。

        五班是有体育生的。

        “那又怎么样,这种为班级争光的事情,人人有责。”楼昊一脸正气。

        于甜边吃,边无情拆穿,“周粥你别理他,一个月了,这是他的极限了,他要开始勾引高一的小妹妹了。”

        “甜姐,说那么难听,我真的是想为班级争光,只是顺便给漂亮小妹妹一个看到我的机会。”

        这下周粥算是明白了楼昊的目的了。

        “那轩哥,你是为什么?”周粥问起了旁边的程明轩。

        周粥开始跟楼昊叫程明轩,轩哥。

        于甜有求于程明轩的时候,也这样叫。

        “我。。为班级争光。”程明轩一脸理所应当。

        周粥看着眼前一口一个为班级争光的两个人,竖起大拇指开口:“五班有你们了不起。”

        这句把于甜,程明轩,楼昊都给逗笑了。连一直没说话的陈译都笑了。

        “粥粥,你跟着我们走了一个月学坏了。”楼昊幽幽的开口。

        这一个月下来,面对他们,周粥可以感受到越来越放松。

        开始和他们一起开玩笑,开始慢慢的和他们斗嘴。

        有时候,五个人在一起吃饭,周粥时不时的冒出话,还会逗的大家全笑了。

        不止他们,面对一班的同学,周粥也越来越熟悉。

        有时想到身边的人和事,周粥会觉得附中的事情遥远的像是上个世纪。

        吃完饭,周粥和陈译一起走回一班的时候,又被宋明拦下来了。

        中午的陈译威慑力没早上那么大了,但是宋明还是不敢开口问陈译。

        于是,宋明拉走了走在陈译旁边的周粥。

        “宋明,我运动会真的不行的。”周粥有点奔溃。

        他怎么对自己还抱有幻想啊。

        “粥粥,求你了,男生差不多了,女生除了邱添以外,一个都没有。”

        周粥:“可是我们班也不只有我一个女的呀。”

        “我真的太难了,你看看。”宋明说着,把报名表递给了周粥。

        周粥拿起了报名表。

        果然,男生那边都已经填的差不多了,但是女生那边还真的只有邱添。

        “可是我记得邱添好像跑步也不快啊。”

        上次800米测试,好像就在周粥前面几个。

        “对啊,但她是班长,今天早上就答应参加了。”宋明回想着,早上邱添就找到自己,说要参加运动会。

        “那我。。。”周粥有点犹豫了。

        “真的,名次不是关键,关键在于重在参与,粥粥高三就没有运动会了,这可是你在一中最后的运动会了。”

        宋明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苦口婆心的对着周粥叨叨。

        “那我去吧。可是。。。。”

        “没有可是,粥粥你真是小天使啊,就那么说定了。”

        宋明听见周粥好不容易松口,立马把她的名字写到了报名表上。深怕等一下就反悔。

        “那我参加什么项目啊。”周粥看着宋明激动的样子,咽回了刚刚的‘可是’。叹了口气,无奈的问。

        “都可以啊,粥粥,你喜欢什么项目就什么项目。你看这些都空着的。”宋明一脸殷勤。

        “我。。。”

        看着眼前慢慢一列体育项目,周粥沉默了。这也太难选了吧。

        “就跳远和。。。我选不出来了。”周粥看了半天,也就跳远应该不至于输的太惨。

        “行行行,你先报上这一个,到时候再选另一个也可以的。”宋明完全不在意,立马在跳远那里写上了周粥的名字。

        在宋明的赞扬声中,周粥从后门进了教室。

        陈译坐在位置上玩手机。

        周粥觉得之前是被王一帆骗了,陈译几乎每天中午都在位置上。

        “粥粥,宋明找你干嘛了?”张莉见到回来的周粥,立马问。

        一个月来大家都习惯了,周粥每天中午都是和陈译一起回来的。

        今天张莉看陈译都回来那么久了,周粥还不见回来。

        问了陈译才知道,周粥被宋明拉走了。

        “就。。运动会啊,不然还有什么事啊。”周粥无力的坐到位置上。

        她承认有点后悔了。

        “那没事,你不要答应他就好了。”张莉无所谓的说着。

        周粥听到这一句,叹了口气,“可是我答应了。”

        “什么??”张莉听到这一句立马提起头,看着周粥“粥粥宝贝,你又心软了。”

        “也不是心软,就。。。。”周粥又叹了口气。

        “报了什么呀?”张莉接着问周粥。

        “现在就一个跳远,还有一个还没选好。”周粥乖乖的回答,语气里面还有点委屈。

        “没事啊,粥粥,成绩不重要,你的勇气已经够了。”张莉赶紧安慰周粥。

        周粥叹了口气。累了。

        午休铃响了起来,不能再讲话了。


 

        张莉摸了摸周粥的头,跟着叹了口气。

        周粥看着眼前的张莉,知道她昨天晚上又熬了夜,现在估计已经困得不行了。

        “我没事,你快睡吧。”周粥乖乖软软的对张莉说道。

        果然,不出两分钟,张莉就睡着了。

        周粥自己趴在桌位上,静静的发呆。

        只是她不是在想运动会,她想的是早读的聊天内容。

        “女生体重不过百是没有道理的。”

        “谁都不应该干涉别人的体重。”

        “爱自己就好了。”

        张莉和王一帆就这么淡淡的说出来的话,周粥一个早上都不敢细想。

        没有人和她说过的。

        在附中的时候,所有人都会对周粥的体重评头论足。班会课,班主任也不会让他们看新闻,不会讲道理。

        一个星期一节的班会课,会被老师平分。

        考试成绩下降,老师会把试卷当众放在屏幕上,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教育’你。

        之前周粥也以为,老师那样是对的,至少他们班成绩都很好。

        但现在在一中,老周不会这样做。

        班会课上的老周总是会认真的讲道理,和同学一起聊天,会花一节课来讲那些看起来浅显的道理。

        无法评判谁对谁错,只是周粥心里真的不喜欢那个感觉。

        周粥想着想着眼泪还是流了下来。

        是不应该常常去想的。

        现在全班都在午休,安安静静的,还是没忍住

        有点矫情。

        周粥轻轻站起来,向着厕所走去。

        哭过还是难受,洗把脸,再睡觉吧。

        洗完脸,周粥看着镜子前的自己。

        脸上还是胖胖的。最近还是在妈妈不在的时候不吃晚饭,午饭也是刻意用了左手,没多吃。脸上的婴儿肥就是减不下去。倒是姨妈又没来。

        三个月没来了。

        不减了吧。

        晚饭够久没吃了。

        苹果吃的,想到就想吐。

        周粥慢慢想着,出了厕所,准备回教室。

        刚刚出厕所门,周粥就迎面撞到了走来的人。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周粥一边赶紧道歉,一边看去自己到底撞了谁,“陈译??你也来上厕所啊。。”

        陈译好笑的看着,眼前口不择言的周粥。

        周粥也要被自己蠢哭了,厕所门口遇到的,还能去干吗?

        “那我先回教室了。”周粥说着就要从旁边绕过去。

        “嗯。”

        说完两人就分开了。

        急着回教室的周粥,没有回头。

        自然也没看到陈译没进厕所,反而上了天台。

        天台上。

        陈译坐在原来中午常坐的位置上,没有抽烟,坐着吹风。

        刚刚自己在玩手机的时候,周粥突然从站起来,从旁边走过,陈译看到了女孩脸上的泪水。

        她又哭了。

        因为一个运动会??

        所以他跟着去了厕所。

        可是女孩已经洗完脸,出来了。他也就没有再问。

        不想让她觉得自己在偷偷注意她。

        可是陈译直觉,不是因为运动会。

        她会在中午一个人偷偷哭,跟一个月前自己坐在商场门口哭的原因有可能一样。

        一想到女孩一个月前,在商场前的哭泣,陈译的心就揪在了一起。

        一个月来,两人的关系算不上熟悉,但是也好了很多。

        至少,她不会对自己视而不见了。

        可是陈译想不通,到底是什么,让那么乖的女孩子那么多次偷偷哭。

        和之前的附中有关吗?

        拿出了手机,给黄强发起了短信,问他有没有附中的小弟。

        黄强很快回信了,还推了一个人给陈译。

        附中新高一的,黄强小第的小弟。

        陈译很快加了那个人,对面还没通过。

        估计没敢带手机。

        又坐了会,陈译看看时间,差不多了。

        下楼。

 

查看更多文章...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推荐阅读